第三章 老撾近代的佛教

  第一節  法屬時期
  老撾近代史和佛教都是很不幸的。先是受法國統治五十年,表面上是保護國,實際上是推行殖民地政策;獨立後又一直陷於政府分裂和戰爭中,國家所受的損失極大,人民的苦難不盡。
   法國自公元1893年”法暹條約”訂立後,泰國放棄老撾的宗主權,法國遂於次年完全占領老撾。法人重新釐訂老撾政治組織,將全國行政分為兩區,上寮為琅 勃拉邦,下寮為康埠,各委任武官一人分別統治。1899年,法國又將上下寮兩區合為一個行政區,置於法國高級留守使管轄之下。高級留守使的官署初設在素旺 (Souvasng),後移至永珍。根據1911年,法國總統所頒法令,規定留守使的職權:”留守使賦有在管轄範圍內,決定對當地居民之管理權,並負責執 行法國議院之議決條例、法國總統之命令及法國駐越總督府議定各案。”留守使官署並有維持公共秩序,動員片集軍隊,指揮當地保安部隊的責權。同時,留守使為 當地司法組織之最高主持官,有權征收各種賦稅。甚至老撾王出巡也要獲得留守使的同意,及補助費用。
  法人統治老撾期間,推行殖民地政策,老撾人 民百分之九十五為文盲,政治經濟都控制在法人手裡,對老持賓文化,教育、宗教等從未重視,幾無貢獻,反受法人種種限制和壓迫。佛教在這樣的情形下,失去傳 統的國家保護和支持,自然難有發展機會。不過老撾自從公元十四世紀建國後,即引進佛教的信仰,而且四鄰中國、柬埔寨、越南、泰國、緬甸都是信仰佛教的國 家,老撾在如此的環境中,直接和間接都長期接受了佛教文化,人民絕在多數信仰佛教,佛教早深入普及民間。
  老撾過去的舊式教育,佛寺是宗教信仰 的中心,也是國民受教育的地方。過去老撾人受教育,教到佛寺;佛寺是學校,住持為較長,僧人是教師,有規定的課程,由淺入深,交授以佛教教義及有關倫理道 德。這和鄰國緬甸、泰國、柬埔寨是相同的。老撾成為法國保護國後,曾將教育權收歸政府,但由於國民教育不普及,佛寺仍保留部分教育權,老撾人如要研究較高 深的知識和佛法,都是到佛寺來跟有學問的出家人學習,法人也無法強加禁止。(郭壽華:《越寮柬三國通鑒》,第255-256頁。)
  公元 1902年,始設小學制度。1921年在永珍設立巴威初級中學,後來推及琅勃拉邦、川壙、他曲、素旺、百細等城市。等到初中畢業後,就在巴威學校增設高中 部。據記載法人統治老撾五十多年中,老撾人只有五十名中學畢業生,沒能大學,要受大教育須往越南河內。至於佛教在當時,亦有分層級的機構,全國之下分為州 縣,次為鄉村,然後各佛寺,都有僧人專職管理。
  老撾人亦與泰、緬、柬埔寨風俗一樣,男子青少年期間,不論貴族和平民,均流行一度入佛寺出家的習俗,研究佛經及守持戒律。出家時間長短或終生,隨個人自願。出家後住在佛寺裡,接受教及受信徒供養。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有戰事於歐洲,日軍南侵,於公元1945年3月,一度占領老撾。大戰終尾
越 南和老撾反日游擊隊崛起,法國雖欲再恢復保護國統治,但形勢已難維持,遂於公元1949年7月,在巴黎訂立”法老條約”,承認老撾在法國聯邦下獨立。可是 外交、軍事、財政、司法仍受制於法人。直至1954年7月”日內瓦會議”後,老撾才獲得完全獨立。不過老撾國獲得獨立,而實際上國內也從這時候開始,一直 陷於三角政府分裂的狀態,背景復雜,始終不能完全統一。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