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撾早期的佛教

  第一節 國土與民族
  老撾(Laos)位於中南半島的中部,為一 內陸國家。北連中國雲南省,東鄰越南,南接柬埔寨,西南與緬甸接壤及與泰國以湄公河為界。地理位置,自東經100至107.30度,北緯13.50於 22.30度。地形南北狹長。全國面積共237,000平方千米。境內多山和原始森林,海拔一千多米,有”印度支那屋脊”之稱。
  全國人口,依公元1996年估計,約4,600,000人,政府在首都永珍,王城於古都琅勃拉邦。
   老撾是一個多民族國家,約有三十多個民族,但主要的有老撾族(Laos)、卡族(Khas)、苗族(Meos)三種。老撾族占全國人口三分之二,分布於 湄公河及其他河流沿岸平原地區;卡族原為土著老撾人,散居在全國各地山區,在部分在南部下寮的沙拉灣、阿都坡一帶。苗族人居於上寮各地高原,以川壙為集 中。其他有華人、泰人、越人、徭、孟、滿等民族。語言以老撾語為主。
  老撾與中國雲南省接壤,老撾族本屬中華民族,同屬於泰族(Thais)。 後泰族分數支大量向南方遷移,抵達老撾境內定居的一支,由於崇山峻嶺的阻隔,交通不便,遂漸少與中國文化接觸,後來在政治、文化、宗教方面,直接和間接地 受泰國、柬埔寨等國的影響。這在以下章節中再說。
  老撾,也稱”寮國”。據歷史學者考證,老撾族系自百越系自在越民族演化而來,以僚人為其主要 血統,古稱”哀牢夷”。《後漢書.西南夷傳》中,已有”哀老夷”之名。傳說在周秦時,有九龍族創國,王名九上為隆(1.《後漢書.西南夷傳》。見徐松石 《泰族僮粵族考》一文。2.郭壽華:《越寮柬三國通鑒》,第224-225頁。)這個記載雖不能確信,但可證這哀牢夷九龍族在中國歷史上為古代西南夷的一 個部落,原居於永昌郡(今雲南省內),以保山一帶為中心。後來哀牢民族沿湄公河南下,移殖於現在的泰、緬甸、老撾地區。到達老撾境內的哀牢,就漸形成以後 的老撾。又哀牢(夷)或僚族,亦有稱為老撾話的。(1.徐松石:《東南來民族的中國血緣》,第47頁。2.宋哲美:《中寮文化關系》,載新加坡版《東南亞 研究》第1卷。)
  《後漢書.哀牢傳》:”光武帝建武二十七年(公元51),哀牢王賢栗等率種人戶二千七百七十,口萬七千六百五十九,詣越雋太 守鄭鴻降,求內屬。光武帝時賢栗等為君長,自是歲來朝貢。”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哀牢王柳貌,遣子率種人內屬,其稱邑王者七十七人,戶五萬一千 作百九十,口五十五萬三千七百一十一,西南去洛陽七千裡。”(1.《後漢書.哀牢傳》。2.郭壽華:《越寮柬三國通鑒》,第225頁。)昭帝時,”……以 其地置哀牢、博南二縣,割益州郡西都尉所領六縣,合為永昌郡。始通博南山,度蘭倉水。”考博南山在今雲南省永平縣西南四十裡之地,蘭倉水在湄公河上游,為 湄公河發源處。可見後漢時漢族已進入今日的寮北。
  三國時諸葛亮南征,或謂曾達老撾。晉代中國發生外患,扶南崛起,哀牢曾臣屬扶南。扶南(即高棉、或稱柬埔寨)在哀牢之南。
   唐代有”南詔”興起,自稱為哀牢後裔,建都在今雲南的大理。至五代時晉高祖天福二年(公元937),南詔改稱國號”大理。”(在泰文歷史上,以及有些西 方學者寫東南亞歷史,每多誇大泰族人古代建軍國輝煌的歷史,稱自漢代哀牢、唐代南詔而迄宋代大理。其實廣義的泰民族,包括範圍很廣,哀牢、南詔(後改稱大 理),向為中國雲、跚兩省邊區民族,有時獨立,有時直屬中國;這與分支南遷的泰族、撣族、老撾族,古代雖有血緣關系,但與以後各國建國本部的歷史,各有不 同淵源,不可混為一談。也就是說,哀牢、南詔的建軍國,是國雲、貴邊區的泰族;泰國、老撾和緬甸的撣部,是南遷的泰族。)
  宋理宗淳佑十二年 (公元1252),忽必烈南征攻來大理,置大理、善闡等路宣尉司,並進兵頃甸和越南。這時在先前移民泰境的一支泰族,已日漸強大,於公元1257年,由泰 族酋長室利因陀羅(Sri Intaratiya)建立素可泰(中國史稱速古台)王朝。另一支進入老撾境內南烏河流域,以猛騷(Muong Swa,即今琅勃拉邦)為根據地,建立川東川通國(Xieng Dong Xieng Tong),初隸屬於柬埔寨吉蔑王朝,公元1277年為素可泰所征服,降為屬國。
  素可泰王朝到公元1353年,開始衰落,老撾遂脫離泰國臣屬 而獨立,建”南掌國(Lang Chang),都城琅勃拉邦。建軍國始祖為法昂王(Fa Ngoun,公元1353~1373在位), ?(D.G.E.Hall:A History of Sorth-East Asia,第121、165頁,倫敦,1964年版。)將國土擴展至湄公河東岸,以湄公河與泰國為界,土地包括今日的川壙(亦稱線款)、永珍、他曲、南 他、百細等地,奠定老撾立國的基礎。

  第二節  從柬博寨傳入佛教

   前面說老撾族人源出中國西南邊區,據研究中國西南邊疆史地的學者考證,自唐代南詔興起,至元朝忽必烈征滅大理,六百多年間,這些地區固深受中國文化的感 染,同時也受到東南亞印度文化的影響。這些地區曾信奉佛教,但它是一種混合中印文化兼含著地區民族色彩的信仰。分支南移後的民族,像散居於現在老撾境內的 老撾人,由於山嶺隔礙,就漸少接觸原有文化的機會,所以此時老撾人縱有佛教信仰,也不普遍。
  從民俗來說,古代老撾民族多數是奉祀鬼神,祭拜祖 先,崇拜精靈和自然,佛教也話僅屬少數人的信仰。加以老撾人未建軍國前是屬部落民族,常常戰爭,或受他族征代,很少有機會注意宗教的信仰。 (Kavivaranana:《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曼谷朱拉隆功佛教大學校刊《佛輪》第19卷12期。)
  老撾史上明確記載有佛教信仰的,是從法昂王建立”南掌國”以後開始。
   法昂王為川王之孫,父名法蒂,不容於父川東王,遂披驅逐,攜子法昂同流亡於柬埔寨的吉蔑王朝。法昂年幼,為一位僧摩訶波沙曼多 (Mahapasamanta)長老所教養。法昂十六歲時,吉蔑王見他雄偉英俊,於是就將女兒娘高樂(Nang Keolot)嫁他,招為駙馬。
   公元1340-1350年之間,法昂希望恢復父親的故土,獲得吉蔑王之助,統率一支強大軍隊,沿湄公河北上,先進攻巴塞,大獲勝利。再經甘蒙奪取孟富春 (今川壙),殺其酋長而立其子,收為屬地。繼進兵化邦,直抵十二版納(今雲南車理)。回師再戰川東,擊敗其祖父川東軍。祖先自殺死,遂自川東王。又進兵攻 破泰國清邁駐軍。並在附近征服卡族。最後攻下斐南(Phai Nam,今永珍)。因攻斐南,曾用黃金誘敵。為紀念勝利,改名永金,後又改稱永珍。1353年,法昂遂在川東建國獨立,號稱”南掌國”,意即”萬像之 邦”。因老撾產像,像是有用而重要的動物。土地包括今日老撾中部和北部,泰國的清邁和緬甸東部之地,使老撾真正成為統一強盛的國家。(1.日文《印度支那 文明史》,章島升等譯,第210-212頁。原為法國研究南亞史著名學者George Coedes所著之Les Peuple de la Peninsules Indochinoise,Histoire Civisations,巴黎1962年版。亦有英譯本為The Making of South East Asia,H.M.Wright譯。加利福尼亞大學出版社,1966年版。2.郭壽華:《越寮柬三國通鑒》,第226-227頁。)
     法昂王的妻子娘喬樂為柬埔寨王女,是一位非常虔誠的佛教徒,受持在家五戒。當她隨夫到了老撾,國家是安定了,可是人民和官員,多數崇拜鬼神、祖先、 精靈等,更屠殺牛、像等動物祭祀鬼神。非常迷信和殘忍,她心中生起悲憫。同時身居老撾,很難實踐佛教徒的生活。於是她請示夫王法昂從柬埔寨引進佛教,不然 就讓她回國去。(日文《印度支那文明史》,章島升等譯,第210-212頁。)
  法昂王幼年隨父流亡柬埔寨時,曾受摩訶波沙曼多長老的教導,有 很好的佛教基礎,就很歡喜的答應了。他隨即慎重選派使節,寫好國書,准備貢物,有銀三十萬。黃金三萬,各種珠寶,呈獻給柬埔寨國王岳父,請求派遣有德學高 僧及攜帶三藏聖典等至老撾弘揚。柬埔寨國王非常歡喜,於是禮請摩訶波沙曼多和摩訶提婆楞伽(Mahadevalanka)兩位長老,率領二十位比丘,三位 通達三藏學者,即門羅辛哈(Manrasinha)、門羅摩達(Manramad)、門羅沙達(Manrasad)前往。賜珍貴金鑄佛像一尊,名”勃拉 邦”(Phrabang),及三藏聖典、菩提樹芽枝等,供老撾人民禮拜供奉。又派鑄造佛像技師、金匠、鐵工、建築寺塔雕刻藝師等。又命令遣派四個村落人 民,共五千人,給以種種不同裝飾,護送佛像、經典、高僧、學者至老撾。而且這五千人民就留居老撾,為佛教的護持者,並成為王後、學者的侍從。(《東南亞佛 教史》(泰文),《佛輪》第20卷2期。但依郭壽華著《越寮柬三國通鑒》第227頁,記為摩訶波曼多長老及四位比丘、四位沙彌至老撾。)
  但另 據記載說,娘喬樂到了老撾後,見到法昂王的性格變得凶暴起來,以致人民要謀害他。於是娘喬樂呈書至父王,柬埔寨王就命令法昂去朝見,請高僧給以教誨,授予 五戒。然後與柬埔寨僧團同回老撻。老撾史都是依據前一種說法。(《東南亞佛教史》(泰文),《佛輪》第20卷2期。)
  公元1359年,摩訶波沙曼多長老等全體人員,離開柬埔寨吉蔑王朝,向老撾進發。到達孟皆(Muang Kaa,不知何處,多數推測在今泰國洛刊拍農Nakhon Phanon),法昂王知悉,就派大臣前往迎接。
   繼續再向龍蟠前進。龍蟠是古名,法昂王建南掌國定都於此。後因著名之”勃拉邦”佛像從柬埔寨迎至首都,尊為”護國佛”或”鎮國之寶”,遂改龍蟠為”琅勃 拉邦”(琅或鑾是老撾文”王家的、偉大的”意思),即以佛教之名為首都新名,一直沿用到現在。(1.法文日本譯《東南亞細亞》(石譯良昭譯)第100頁, 記為金泥塗的石造佛像。2.據D.G.E.Hall:A Sistory of East Asia,第238頁所記,這尊著名佛像為早期斯裡蘭卡一位國王送給柬埔寨的禮物,被稱為”勃拉邦”(Prabang)。)
  當時法昂王在永 珍,於是摩訶婆沙曼多長老等往見,報告途中經過情形。國王與後在王宮之北,特為長老領導的僧團建築一座佛寺,就以長老之名稱為”波沙曼寺” (pasamanarama)。此寺今日仍存在,菩提樹芽枝亦植於此寺中。從此長老領導的僧團,開始向老撾人民傳布佛法,國王與後都是佛教的熱心護持者, 老撾人也都轉信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