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近代的佛教

(公元1884-1988年)

  柬埔寨處於法人不斷的壓力下。公元1884年6 月17日。法人又強迫羅諾敦簽訂了一個新條約。約中規定柬國王必須承認法國提出的一切有關行政、司法、財政及商業的改革;稅務、海關及公共工程部門,須由 法人主管;法國每年津貼柬王三十萬法郎;柬埔寨在未取得法國同意前,不得向外借款。這樣,第五章 近代的佛教的文官被置於法國駐節官控制下,而且重要官員 都為法人,甚至全國教育、軍警組織,都受法人的管制,所以名義上雖為“保護國”,實際上是法國的一個殖民地,為法屬印度支那的一邦。
  1907年,法國向泰國索回了馬德望、暹粒、詩疏同及第五章 近代的佛教東北的地區。
   法國占領柬埔寨,前後共達九十年。年積極方面來講,在法國“保護國”名義下,柬埔寨至少還保持了一完整的國體,避免被泰國逐漸吞沒,而且向泰國討回了東 北部失土。1897年,法國宣布廢止奴隸制度,因當時柬埔寨的奴隸,約占人口三分之一。大部分因債務而淪為奴隸。(《樂南亞細亞的宗教與政治》,第86 頁。)此外法人強調立法公平、建立醫院、鋪設公路、興造鐵道、建設城市,發掘柬埔寨的光榮歷史並做了大一整理工作,法人還極力提高國王地位,使其成為代表 國家的像征。(崔貴強著:《東南亞史》,第255-256頁。)
  在消極性方面來講,法國對柬埔寨人民進行殘酷的榨取與奴役,掠奪大量的田產, 並通過各種苛捐雜稅、物資侵占、貿易壟斷、銀行借貸、貨幣發行等,進行剝削。限制柬人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尤其是教育的忽視,全國沒有一所高等 教育的機構。教育不發達,文盲占百分之七十以上。法人還強迫柬埔寨學校教學法語,派法人充當教員;政府官方文件規定須用法文,推行愚民政府使柬人與法人同 化。
  柬人在法國殖民統治壓迫下,曾不斷地激烈的反抗,進行了無數次的反法運動,其中亦有多次由佛教徒領導,但教被鎮壓下去。譬如在第二次世界 大戰期間,柬埔寨一位高僧阿查汗鳩,因宣傳愛國思想,而被法國當局逮捕放逐。這件事引起柬人的抗議,在百囊奔集合數千群眾和佛教徒舉行示威游行。要求釋放 阿查汗鳩。(邵敏之編著:《柬埔寨風物》,第35頁。)
  雖然每次反法運動都被殘酷地鎮壓下來,但無疑也加深了柬人的警覺,使他們更加痛恨法國的殖民政策,以無比的決心和勇氣來爭取國家的獨立與自由。
   1940年,日本進攻東南亞各國。至次年七月,日軍已經完全從法人手中控制了整個印度支那,日本與法國簽訂協約,同意日本使用印支的港口、城市及機場。 在經濟方面,又給予日本印支的工商業和關稅優惠待遇。不久日本又脅迫法國將柬國的馬德望、暹粒兩省,以及老撾在湄公河西岸的土地割讓給泰國。日本還對柬國 進行物資掠奪,主要為大米、橡膠、胡椒等。強迫來人負擔日本軍費,使柬人受到極大的痛苦。
  1945年3月,日本以武力強迫法國交出整個印支的 統治權。但是不久,日本在同年八月就戰敗向盟國投降。日本戰敗後,法國又重新占領印支三邦。為了掩飾殖民政策,1946年1月,廢除柬埔寨“保護國”的地 位。同年11月,又承認柬埔寨的獨立。但當時法人在柬埔寨,實際上仍擁有行政、財政、經濟和軍事等很多權力。
  由於柬埔寨人熱望爭取獨立,不斷 地反抗法國箝制,法人就逐漸地交出一些權力。直至1954年7月,日內瓦會議協議,與會各國保證尊重柬埔寨的主權、獨立、統一和領土的完整,並對其內政不 作任何干涉,法國願在協議規定期限內,撤退共駐柬埔寨的軍隊。從此,法人結束了柬埔寨前後九十年的殖民統治。
  至於柬埔寨近代的佛教,先是因為 國家受法人的統治,自然不會注意佛教的提倡,但佛教文化是柬埔寨傳統的信仰,深圳特區入普及民間,佛教仍在全國各地流行。在舊式的教育制度下,寺院就是學 校,僧人擔任教師。同時,佛寺也是廣大人民宗教活動的中心,對三寶有崇高的敬仰。就是後來在新教育制度下,也有很多學校由佛寺主辦,僧人兼任教師。公無 1914年,在首者百囊奔創立了“高給巴利文學校”,給予青年出家人四年教育,並傳授現代一般知識。後來這所學校改制為學院。1933年成立初級巴利語學 校,三年制課程。這種學校現已發展為四百所,他布全國,每年約有二千學生畢業。(1.2500 Years of Buddhism,第430頁。2.印海譯:《柬埔寨之佛教》。)
  1925年,在政府支持下於首都百囊奔成立一所王家圖書館,提供宗教指導的 計劃;1930年,創立一佛教研究院(Buddhism Insti-trute)。數年後,又由政府指定成立一個“三藏委員會”,包括許多位高僧和著名學者,編印巴利聖典及翻譯成柬埔寨文。兩利語文如果編印出 版,共約110冊,1955年,已經出版55冊。除此,不編印其他多種柬文佛教典籍,約有187冊。(同上。)
  1957年佛涅盤2500年紀念,柬埔寨全國舉行熱列慶祝,掀起熱潮。
   1959年,西哈努克佛教大學(Buddhism University ,柬名Preah Sihanur Raja)落成,是柬埔寨佛教高等學府。僧人考入學習三年,可獲一般文憑;再四年經考試及格者,可獲得學士學位;繼續深造,通過答辯後,可獲得博士學位。 1960年招收四十名學士僧,產逐年增加。1965年一般學僧一百名,學士僧二十一名;1970年分別增為一二九名和四七名;1972年達到一五0人和五 四人。學習主要課程為佛學理論、語言知識、西方科學知識,並配合日常禪修活動,培養行解並重的優秀佛教人才。(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 154-155頁。)
  柬埔寨的佛教僧團,分為二個宗派:一、大宗派(Mahanikaya);二、法宗派(Dhammayuttika- nikaya)。依1957年統計,全國有2,800所寺院,82,000多比丘和沙彌。傳統的大宗派,寺院占94%僧人占90%。這派是公元十四世紀初 期自泰國傳入。法宗派原是泰國曼谷王朝拉瑪四世蒙骨王(公元1851-1868)在未即位前所創立,實行佛教改革,提倡嚴持戒律。後來這派也傳入柬埔寨, 此派僧人和寺院雖屬少數,但多為貴族出家,並獲得王家的支持。(1.《東南亞細亞的宗教與政治》,第86-87頁。2.Robert C.Lester:Theravada Buddhism In Souteast Asia,第66頁說,於公元十四世紀初期,上座部佛教傳入柬埔寨與老撾。)
  1968年,編篡翻譯近四十年的柬埔寨文佛教三藏,終於全部完成 出齊,共112卷,其中律藏13卷,經藏63卷,論藏43卷。1969年4月1日,國家與佛教為此舉行隆重慶祝。1970年,柬國統計有僧侶65,034 人,其中大宗派62,678人,法宗派2,385人;寺院3,369所,其中大宗3,220所,法宗派139所。(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155 頁。)
  柬埔寨全國人口85%信仰佛教,因此,在柬埔寨憲法上,人民有“信教自由”,並且規定“佛教為國教”。國王是宗教維護者的像征,也是佛 教最有力的擁護者。(《東南亞細亞的宗教與政治》,第86頁,252頁。)全國青年男子大多數都要至少一次出家,接受佛教優良有訓練,經過一段時期,然後 還俗;就是國王也常暫時放棄王位,過一段出家修行的生活。
  此外,柬埔寨有兩個較大的佛教社團組織:一是“世界佛教友誼會一柬埔寨中心” (W.F.B.Cambodia Center),負責與世紀各佛教國家有關國際性佛教活動之聯系。1961年,第六閃世界佛教友誼會在柬埔寨首都百囊奔召開(11月14日至22日),有 二十五國派代表參加,共107人,另旁聽者300余人。一是“居士巴利學會”,負責佛教宣傳工作,協助在家佛教徒學習巴利語,以及其他國家語文的研究。 (《佛教大年鑒》(1969年版),第267頁。)
  1970年3月,朗諾發動政變,推翻西哈努克,廢除君主立憲制,改名為高棉共和國。新政府 繼續奉行佛教為國教政策。但佛教僧侶對新政府明顯的有兩種看法,即大多數佛教徒,主要是住在鄉村的僧人,尤其年輕激進的支持西哈努親王,為此遭到壓制;住 在城市的僧人,尤其年輕激進的知識僧侶,對新政府表示欣賞。朗諾政府為了安撫佛教界,宣稱尊重佛教在民族傳統的人民生活中的重要性。軍隊也公開表態支持佛 教在憲法中立為國教。1971年1月,朗諾晉封兩派僧長為僧王,給與特殊禮遇;中一方面對僧伽施加壓力,強調僧人必須服從國家政府的領導。(楊曾文主編: 《當代佛教》,第155-156頁。)
  1975年4月17日,柬埔寨人民解放軍解放金邊,成立民主柬埔寨,忽視佛教在人民生活中重要性,佛教 受到致使的打擊。據西方學者統計,1975年柬國原有僧侶約65,000人,至1979年所剩無幾,佛寺受到嚴重的破壞。不久,越南軍隊入侵柬國,扶植韓 桑林政權,政府宣布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但嚴格限制佛教活動,緊密控制在國家管理之下。這時國內估計約有僧侶一千人,交還或修復的佛寺二千余所,也有些宗教 活動舉行。越南的僧人也開始進入柬國,積極活動,試圖將佛教實現“越南化”。因此很多僧人及佛教徒投奔到解放區或逃亡外國。後來民柬人民武裝力量節節勝 利,洪森政府為了擺脫困境,被迫對宗教政策作了一些調整,1985年允許五十五歲以上的人可以出家,規定必須效忠政府,面青年人一律不得出家,這是違背佛 教傳統精神的。1988年宗教政策又作了一些修正,國家電台開始播放一些佛教的的節目。同年四月三十日,國會召開會議,對憲法作了修改,第六節規定:“佛 教是國教。宗教活動要遵守國家憲法,禁止利用宗教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團體和人民利益之活動。”柬國終於回歸傳統,重新確認佛教的作用和地位。(楊曾文主 編:《當代佛教》,第158-159頁。)
  至於中柬兩國佛教的友好交往,1956年9月柬國僧人參加國際佛教僧侶代表團,訪問中國,受到中國 佛教協會的盛大的歡迎。閃年,中國佛教代表團應柬埔寨政府的邀請,赴柬國參加佛涅盤2500年紀念盛典,產進行兩周的訪問,參觀安哥勝跡,受到熱忱的接 待。1961年世界佛教聯誼會第六屆大會在金邊召開,中國佛教協會派遣喜饒嘉措率領的代表團前往金邊參加,受到高格的接待。同年,柬國政府將新編出版柬埔 寨文藏經一部五五冊,贈送給中國佛教協會。中國佛教協會也回贈一批漢文和英譯佛經給西哈努克佛教大海陸空。(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164 頁。)1970年自朗諾政府建立後,不斷發生戰爭,兩國佛教交流就減少了。
  柬埔寨與越南兩國因歷史遺留的關系,在越南的南部有高棉族人,仍保 留上座部佛教信仰,信徒約有八十萬(亦有說150萬)人,寺院四百座,僧侶約一萬人。此上座部佛教早期由柬埔寨傳入,與柬國佛教關系密切。(楊曾文主編: 《當代佛教》,第165,192頁。)又因柬國近二、三十年戰爭不斷,有部分僧人逃至泰國及西方國家流亡,也有留學國外讀書建寺弘法的,但因背後缺少支 援,影響力不大。
  總之,柬埔寨自獲得獨立後,國家的政治、經濟、教育等,都在力求改革和發展,佛教也逐漸復興起來,有了很大進步。但在近幾年內,由於外力的干預,內戰不數據,進步已經停滯了。不少佛教文化古跡,也遭到無法避免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