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安哥以後的時期的佛教

(公元1432-1884年)

  柬埔寨用佛歷。至於在什麼時候開始采用,沒有明確的記載,可能是在南傳佛教傳入以扣,也可能是受泰國佛教的影響。柬埔寨至安哥以後時期,可說是逐漸走向衰落和崩潰的時代。佛教也是同樣情況,但缺乏詳細記載。
   公元1434年,龐哈耶特王為避泰人的侵略而遷都至百囊奔。(“百囊奔”(Phnom Penh),意為“奔夫人山”。傳說在五百年前,奔夫人在湄公河邊淤泥中,發殃五尊佛像的奇跡,便在近處山上建塔供奉,遂得名為“百囊奔”。)在新都東南 的一個山丘上,營造宮殿,建築一座鐘形的佛塔。1471年,越南擊潰占城,占城淪為一個很小的國家,從此越南一躍成為柬埔寨的強鄰,勢力漸漸伸進柬國境 內。公元1516-1566年,恩倉王(Ang Chan)在位期間,為了保衛國家領土,曾數次擊敗泰國軍隊的侵襲,收復在他以前喪失的土地。恩倉王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他建築很多佛塔來莊嚴的首都。 (D.G.E.Hall:A History of South East Asia,第128頁。)
  公元1555年,葡萄牙基督教旦米尼克 教派(Dominican)的傳教師克魯斯(Gaspar da Cruz),首先抵達柬埔寨當時的首都羅屋克(Llvek)傳教,但遭到佛教團體的反對,不久離去。1583年或1584年,又有另一批葡萄牙傳教師柬埔 寨,也遭遇同樣的情形,不久離去。其中只有一人為柬王所喜愛,留下學習柬語,組織一小型基督教徒團體。(K.G.E.Hall: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第233-234頁。)
  柬埔寨也有少數伊斯蘭教徒,這是約在四百年前,由馬來族人傳入,他們是自越南中部占(Cham)的地方移居柬埔寨之馬來人後裔。(印海譯《柬埔寨之佛教》一文,載《海潮音》第40卷4月號。)
  公元1587年,泰國擊敗緬甸的侵略,遂趁戰勝之勢討伐柬埔寨的背盟毀約,原因是柬埔寨乘泰國與緬甸作戰之危,侵占泰國的巴真。這次泰國除收復巴真,並舉軍追趕至柬埔寨的新都羅屋克,然後才退兵。
   公元1593年,泰國納理遜王集合了十萬大軍,向柬埔寨進攻,宣布要懲罰柬埔寨在公元1586年背盟毀約。泰軍分三路,很快就攻下了柬埔寨的馬德望、暹 粒、巴薩克等北部重鎮,然後會師進擊羅屋克,至閃年七月攻破,都城為泰軍摧毀殆盡,國王薩陀(Satha)帶著子女,逃去老撾,客死異鄉。從此柬埔寨處於 泰國控制之下,遂步走向衰微。(1.《印度支那文明史》,第243頁。2.馮汝陵:《泰國史話》,第92-93頁。)
  後來柬埔寨倚靠越南人的 協助。才擊退泰人。但為了酬謝越南,允許越南人定居在柬埔寨控制下的西貢。嗣後占人因受不了越南人的壓迫,很多人擁到柬國境內,這不僅擾亂了柬國的安寧, 也使柬國與越南的關系惡化起來。到了公元1691年以後,柬國兩個王子為了爭位,發生內戰,遂給與越南和泰國介入的機會,柬國漸呈分裂,一個政權由泰人支 持,都烏東(Udong);一個政權由越南人扶助,都西貢。雙方常互相討伐,戰亂延持多年。
  到了公元十八世紀末及十九世紀初,柬埔寨的領土,比起安哥王城廢棄時代,已縮減了一半。公元1800年,越南兼並了整個南圻。大事移民。而西部的馬德望、詩疏風、安哥等省,已被泰國占領。
   公元1812年,泰國責柬埔寨久不信貢,曾遺師問罪,柬王那坤暹(Nakuam Shan)遂奔南圻。後來藉助越南軍得以復位,而泰人占據著柬埔寨北部諸省。公元1833年,越南在柬國的駐軍,儼然以統治者自居,並將柬國的省分易以越 南名稱,及采用越南的政治組織。至1847年,泰、越、柬三國訂立協約,由泰人所立之柬王統治柬埔寨,而越南軍退出柬國,割讓嘉定、朱篤二州以謝越南。
   公元十九世紀中葉,柬埔寨的羅諾敦(Norodom)在位,這時柬埔寨國家已經面臨危亡之時。他既受制於泰國,而法國已侵占越南的大部分領土,逐步建立 殖民統治,於是便利用越南作為侵略柬埔寨的根據地,向柬國討取宗主權。公元1863年,法國駐越南的總督拉格蘭地耶派出使者團向柬埔寨提出建議:“法王願 將柬埔寨作為保護國,派駐節官一名長駐境內;柬國王未獲得法國同意前,不得擅自讓其他國家建置領事;溘 與柬國子民,均有權分別在柬埔寨與法帝國境內自由 居住;法國願意傾全力協助柬埔寨抵抗外侮,並負起維持境內的和平和秩序。”(崔貴強:《東南亞史》,第254頁。)當時柬埔寨因面臨泰國的威脅,國家瀕臨 危亡之際,羅諾敦王便與法國簽署了“烏東條約”。至此柬埔寨國脫離了泰、越的壓迫,也結束了與泰國之宗主關系。但泰國仍保有柬國的馬德望、暹粒、詩疏風及 其他六個海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