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真腊時期的佛教

(公元550~802年)

  真腊(Chenla)一名的由來,至今尚未能考定確當的說明,亦不知其對音,但常為中國人於公元六世紀至十三世紀所說之吉蔑或柬埔寨。真腊國名,最早記載為《隋書》卷八二真腊傳,先是扶南的屬國,後來兼並扶南。
   本章所要討論的,是自公元六世紀中期至八世紀後期之間,大多依據中國史籍片數記載,或柬埔寨出土的碑銘,記敘真腊國印度化及宗教的情形。
   大約在公元550年前後,扶南國王留陁跋摩逝世後,當時在扶南北面的真腊,據眉公河中下游,最早以巴沙克(Bassak)為中心,領土包括今柬埔寨北部 及老撾南部,本是扶南的屬國,趁機舉兵背叛,兼並了扶南東境,日漸強大起來。當時統治真腊的是兩兄弟,據吉蔑碑文(公元604)說,真腊戰勝扶南,在 550年前後,波婆跋摩一世(Bhavavarman Ⅰ,公元550-600)在位,而指揮戰役者,似為王弟質多斯那(Citrasenas Mahendra varman,公元600-615)。(馮承鈞:《中國南洋交通史》,第130頁注2。)
  《隋書》卷八真腊傳說:”真腊國 在林邑西南,本扶南之屬國也,去日南郡將行六十日,而南接車渠國,西有朱江國。其王姓剎利(Ksatriya)氏,名質多斯那。自其祖漸已強盛,至質多斯 那遂扶南而有之。死,子伊奢那先(Isanasena,那Isanavarman)代立,居伊奢那城(Isanavarman)。”
  這段引文 內末提到波婆跋摩王,但在文末指出於大業十二年(公元616),(原文大業十三年,恐為十二年之誤。)真腊曾遣使人貢,本傳所記,似為貢使之語。便由柬埔 寨碑文得知,598年波婆跋摩王尚在位;其弟質多斯那在何年登位,沒有記載。質多斯那即位後,稱摩醯因陀羅跋摩(Mahem-dravarman),死於 615年。由其子伊奢那先繼承,大業十二年遣使入貢中國,當即伊奢那先在位之年。質多斯那統治期時,征服了下孟河流城(Lower Mun Valley)。至貞觀(公元627-649)初,伊奢那先大事擴張疆域,征服了斯頓仙(Stung Sen)流域的無毀城(Anindi-tapura),建軍新都名毗耶馱補羅(Vyadhapura),殆即《隋書》奢那城。(崔貴強編著:《樂南亞 史》,第60頁。)此伊奢那城亦是七世紀時玄奘《西域記》卷十所記之伊賞那補羅國((Isanapura,在三摩呾吒Samatata條),即指柬埔寨。 沙畹(Chavannes)曾譯《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將此文與柬埔寨碑文對照,而證明公元626年柬埔寨在位國王,即伊賞那跋摩(Isanavar man)。(馮承鈞:《史地叢考續編》,第35頁,49頁。)
  真腊兼並扶南,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王位的爭奪,留盅跋摩因是庶子殺嫡弟而取得 王位;波婆跋摩雖不知與留盅跋摩有何磁系,但已確知不是闍耶跋摩之子。在維爾坎特(Veal Kantel)有一碑文,曾記波婆踊摩有一姊,著錄其父名毗羅跋摩(Viravarman)。而毗羅跋摩未做國王,所以有人考訂,波婆跋摩不特為一侵略之 人,或且用暴力奪得政權。(1.馮承鈞:《史地叢考續編》,第26-27頁。2.《印度支那文明史》,第107頁。)。二是可能與宗教信仰有關,因為留陁 跋摩歸信佛教,而真腊統治者都信奉婆羅門教。義淨的《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一曾記:”南至占波,卻是臨邑,此國多是正量,少兼有部。西南一月不動聲至跋南 國,舊雲扶南。先是裸國,人多事天,後乃佛法盛流。惡王今並除滅。回無僧眾,外道雜居。”據埃利奧特考證,惡王即指波婆跋摩。因為波婆跋摩及質多斯那都信 婆羅門教,佛教曾受到迫害。(1.Eliot:Hinduism and Buddhism,第108頁。2.《印度支那文明》,第107頁。3.陳正祥:《真腊風土記的研究》,第21-22頁。)
  真腊信奉婆羅門 教,但佛教亦流行。《隋書》卷八二真腊傳說:”近都有陵伽缽婆山(Lingaparava),上有神祠,每以兵二千人守衛之;城東有神名婆多利 (Bhadra),祭用人肉,其王年別殺人,以夜祀禱,亦有守衛者千人,其敬鬼如此。多奉佛法,尤信道士(道士指婆羅門);佛及道士,並立像於館。”《舊 唐書》卷一九七真腊傳亦說:”國尚佛道及天神,天神為大,佛道次之。”真腊的宗教,婆羅門教盛行,尤以祭濕婆神為多;佛法亦盛行,但為大乘;此外亦有祖先 精靈等祭拜。《隋書》所說伊奢那城,其廢墟三漢比利吉(Sambor Prey Kuk),在現在的磅通之北27千米。陵伽缽婆意為”性器之山”,在今日老撾南端湄公河西岸,山名占巴索(Cham Pasak),高1,397米,山頂上有一天然巨石,形似祭奉之陵伽。真腊最初的都城,即建於此山麓。婆多利似為Bhadresvara之音譯簡稱,指濕 婆神種種的塑像及標名。奉祭婆多利時,且用人肉供犧牲。(原在公元第四世紀,占城王跋羅跋摩(Bhadra-varnam)所建美山(Myson)神殿, 即奉祭王家陵伽。柬埔寨王Shreshtha-varnam在Champasak戰勝占人之後,可能沿用此名(見《印度支那文明史》第106頁)。)
   伊奢那先在位約為公元611-635年,繼承者為波婆跋摩二世(Bhavavarman Ⅱ,公元636-656)。此王曾正式將婆羅門教的濕婆神定為 國家信仰的宗教,但仍繼續信奉毗濕奴,所謂二神一體的崇拜,稱為訶利羅(Harihara)。訶利即毗濕奴神,訶羅即濕婆神,亦即《梁書》中所記的二頊四 手或四面八手的神像。(1.山本達郎:《東南亞細亞的宗教與政治》,第99頁。2.陳正禪:《真腊風土記的研究》,第20頁。)此時時大乘佛教也在民間流 行。
  到了闍耶跋摩一世(約公元657-681)時期,真腊的領土範轉又擴大了,南方包括暹羅灣沿用岸,北邊與南詔相接,在下湄公河流域伸展到 占巴寨(Champ Bassac)一帶。自波婆跋摩建國至闍耶跋摩一世,真腊在過去扶南的領土上,更為鞏固和強大。因為國王們都信奉婆羅門教,在伊闍那城建造了許多婆羅門教 神廟,廢墟至今仍然存在,還留下了不少煉磚與塑像,含有濃厚的印度文化素質,亦揉雜了土著孤特征。(1.《印度支那文明》,第109頁。2.陳正祥著《真 腊風土記的研究》,第22頁。)闍耶跋摩一世在位時,將都城從伊奢那城遷至巴塞安德(Prasat Andet),即現在的磅通之西北二十千米處,接近大湖。
  闍耶跋摩一世去世後,因無子嗣,國家有一段時期陷於混亂,部屬叛離,分裂成許多各自 為政的小邦。約在公元八世紀初,真腊分裂為二國。據《新唐書》卷二二二下真腊傳載:”神龍(公元705-706)後分為二半,北多山阜,號陸真腊;半南際 海,饒陂澤,號水真腊。半水真腊地八百裡,王居毗耶馱補羅。陸真腊或曰文單,曰婆鏤,地七百裡,王號笪屈。”水真腊據有扶南的舊境,都毗耶友誼補羅 (Vyadhapura,今安哥波利Angkor Borei),疆域包括今日柬埔寨及上湄公河三角洲地帶;陸真腊據有真腊舊境,都三波(Sambor今巴塞Bassac境內),包括今日湄公河中游及丹裡 克(Kangrek)山脈以北的位置。
  水真腊後又分裂為若干小邦,其中以三波城(Shambhupura,湄公河上的Sambor)為最大和 最重要者,公元716年由普希迦羅沙(Pushkaraksha)所建。陸真腊比較安定。到了八世紀下半葉,水零點腊陷入混亂。爪哇的岳帝王朝興起,勢力 及於馬來半島及中印半島沿岸,曾於774年及787年侵襲占城沿海之地,並且降服真腊,占據真腊南部沿海很多地區。至公元802年,闍耶跋摩二世 (Jayavanman Ⅱ,公元802-850)將二國復歸統一,服離爪哇羈絆,創立安哥(Angkor)王朝。
  真腊在征服扶南後,繼續承受了印度文化及宗教。他們崇拜濕婆神,實際上以之為國教;大乘佛教亦廣被信奉,情形與扶南時代略同。此時期中吉蔑人的藝術風格,幾乎完全模仿印度,就現在的遺跡來看,有如下的特征。
  一、塔普羅式(T’a phnom),在公元六世紀末至七世紀初。這多半是代表扶南末期的藝術,因真腊初期征服扶南北部的領土,恐扶南國王遷都至塔普羅。在安哥普利發現的雕像,包括婆羅門教神像及佛像,顯示與印度藝術有很深的關系,其中也有為後來安哥藝術前驅的傾向。
  二、三波比利古式,約在公元七世紀上葉。此時期含有三群的寺院遺跡,推為零點腊最初建都奢那城時的宗教建築物。這些建築物用煉磚造成,圓柱用石材,刻有豐富的雕像及花輪等,也受到印度藝術的影響。
  三、波利敏式(Prei Kmeng)及磅拍式(Kompong Prah),自七世紀下半葉至八世紀。建築物與前代無多變化,但花輪增加葉飾。雕像多屬凡庸,只有一件精作,即毗濕奴與濕婆二神一體的訶利訶羅神像。(《印度支那文明史》,第111-112頁。)
   碑銘及門柱的刻文,是記載國家制度和歷史的主要資料,但更多碑文是記述宗教的情形。主要宗教是婆羅門教,為訶利訶羅混合的信仰。濕婆的信仰中,常以石雕 的男性生殖器為崇拜的名勝征。至於佛教,只發現一塊碑文上,說有少數的佛像及兩位比丘。如與扶南時期佛教盛行相比,則似有不及。(《印度支那文明史》,第 112-11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