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扶南時期的佛教

(公元1世紀頃~550年)

  第一節 國土與民族
  柬埔寨 (Cambodia,Kambuja)在公元1世紀時即已建國,漢時稱”扶南”,隋及唐初稱”真腊”,中唐時稱”吉蔑”,元時稱”吉學智”(或甘孛智), 明代萬歷以後稱”柬埔寨”,而柬干埔人則始終自稱”吉蔑”或”柬埔寨”。泰人、越人、華人稱其為”高棉”(Khmers),是”吉蔑”的轉音,西人則稱 “柬埔寨”。大概”吉蔑”是指種族名,”柬埔寨”為國家名。(吉蔑之名,《舊唐書·真腊傳》(卷197):”南方人謂真腊國為吉蔑國。”《新唐書·真腊 傳》(卷222下):”真腊亦曰吉蔑,本扶南屬國”。柬埔寨之名,元代周達觀著《真腊風土記》中說:”其國自稱甘孛智”。《明史·真腊傳》(卷三二四): “其國自甘孛智……萬歷(1573~1619)改為柬埔寨。”按柬埔寨之原名,在柬埔寨本國中很早就采用,最初記錄此名稱的,為公元817年芽莊之一碑 文。又公元十二世紀中葉,柬埔寨與斯裡蘭卡交通頻繁,《大史》中常用柬埔寨之稱。又按柬埔寨一名,出自梵語Kamboja。)
  柬埔寨建國近二 千年,是東南亞最早的古國之一,有過輝煌的文化。一般歷史學者在多把柬埔寨的歷史劃分為四個時期:一、扶南時期,二、真腊時期,三、安哥時期,四、安哥以 後時期。(D.G.E.Hall:A History of South-East Asia。)如將法國侵入柬埔寨開始殖民統治算起,中經1954年獨立至現在,列為近代時期,柬埔寨歷史則可劃分為五個時期。
  以上五個時期, 柬埔寨的歷史連貫性及文化和相似性,是無可置疑的,但各個時期統治疆域的範圍,變動很大,有時地區頗廣,有時境域很小,都城也常設置在不同的地方。考古海 陸空上證實,古代扶南文化遺址,大部分位於湄公河三角洲地帶,不全在今日的柬埔寨境內。(陳正祥:《真腊同土記的研究》,第9頁。)
  現在柬埔寨的疆土,位於印支半島南部,介於北回歸線與赤之間。其中與越南中部為界,西臨暹羅灣及泰國東部,南毗越南南部,弱與泰國東北及老撾西部接壤,經緯度為東經102.20度至107.42度,北緯10.50度至14.25度。全國總面積181,035平方千米。
   柬埔寨的人口,依1996年估計,是10,400,000人。柬埔寨的民族,主要是吉蔑族(Khmers)。他們淵源於古代印度的文荼族 (Munda)、馬來族、波尼西亞族(Polynesians)進入柬埔寨後與土著民族之混合種。吉蔑人與下緬甸及泰國境內湄南河流域的居民孟族 (Mons),在種族關系上很密切,似乎吉蔑族與孟族之間兩族的祖先,有一個時期在中印半島中部及西部存在過,後來泰族自中國邊境南徙,滲進兩國之間,迫 使吉蔑人住在中印半島及泰國之中部,而孟族居西部。現在無法證明吉蔑人與越南人在血統上的關系。(1.Sir Charles Eliot:Hinduism and Buddhism,Vol.Ⅲ第100頁。2.Brian Harrison:South-East Asia,第35-36頁;中譯《東南亞簡史》第37-38頁。)吉蔑人過去曾與越南的占婆族(Champa)及泰族不斷地發生戰爭,致使民族精華受到很 大的損傷。
  關於吉蔑族的來源,歷史學者迄今尚未有確定的診斷,而一般認為,吉蔑族雖是外來移民,但很早就定居於現在柬埔寨境內,與當地土著混 血而成。公元7世紀初,真腊王質多斯那(Citrasena)兼並扶南以後,原屬扶南各部的人就以吉蔑族人為中心,漸漸在血統、政治、文化上融成一個單一 民族。因長期的血統雜及戰爭耗損,純粹的吉蔑族人已日漸減少。現在吉蔑族人占全國人口的80%,語言亦以吉蔑語為主。(除柬埔寨境內吉蔑族人之外,另在越 南南方有吉蔑族人約40萬,在泰國東南,也有吉蔑族人約30萬,成為越、泰車的少數民族。)由於吉蔑族占人口絕大多數,所以柬埔寨在歷史上亦長期稱吉蔑族 人,即我國所稱之高棉或高棉人。
  在柬埔寨境內,有20多個少數民族。其中泰族人,大多屬於老撾族,由老撾移人與泰國接壤的地區,也有不少泰南 人雜居。占族為古代占婆國遺留種族。越族(Annan),多居住沿海,思想與習慣頗受中國文化影響。在柬埔寨的華僑及華裔,統計約50人,以福建及湖州籍 人居多。首都金邊有址余萬華人。
  關於柬埔寨的古代歷史,本國記載非常缺乏。現在首先依憑的是中國史籍中的有關記錄,其次是柬埔寨已發殃的碑文及發掘出來的遺物。通過近代歷史學者對東南亞史的研究,經過整理和考訂,雖不能詳實,然已能對柬埔寨的歷史已有一個簡要的輪廓。
   古代東南亞各國,除越南深受中國文化影響以外,其他國家都直接或間接地受到印度文化的影響,包括宗教、語文、藝術、政治、哲學等,其中宗教文化方面的影 響最為深遠。柬埔寨在古代東南亞是首先深受印度文化影響的國家之一。柬埔寨的語文,是從梵文、巴利語等改變而成,語言系統屬陵園吉蔑語(Mon- Khmer),和泰國及下緬甸的孟族人相近,都與印度的文荼語(Munda)有關,同屬澳亞語系(Austro-Asiatic group)。(山本達郎編:《東南亞細亞的宗教與政治》,第81頁。)印度的梵文,曾在古代的柬埔寨盛行,至少在王廷中被采用,這可由出土的梵文碑銘做 有力的證明。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