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曼谷王朝的佛教

  第一節 曼谷王朝佛教的發展
  當鄭王復國征服群雄時,他早年的知已及心腹部將昭披耶查克裡,是一個重要軍事人物,歷次征討立功甚多。公元1782年吞武裡王城等地突然發生叛亂,昭披耶查克裡就乘機殺了鄭子,被部下擁立為主,簡稱拉瑪一世(公元1782-1809),即今日曼谷王朝的開創者。
  拉瑪一世登位後,即遷都湄南河對岸的曼谷。他征用柬埔寨民工一萬人及老撾五千人,在曼谷興建王宮和玉佛寺,歷時三載。又五一節鑿城堡戰壕,及環城河道,以防敵人的侵襲。
  拉瑪一世年輕時曾出家為僧,與鄭王所住之寺院為鄰,因此二人結識為好友。後來鄭王復國攻下大城後,由拉瑪一世之弟帕摩訶蒙特裡(Phra Maha Montri)引薦投入鄭王麾下,馳騁疆場,兄弟二人立下了不少功勞,極得鄭王受護與重用,很快升至將軍,官高爵顯。
   拉瑪一世奪得王位後,除了戰爭保衛國家外,立意將曼谷建成像過去的大城都一樣,他在王宮內建築玉佛寺(Emerald Buddha Temple)供奉玉佛,又下令修建其他十三座佛寺,如著名的菩提寺(原名古寺),歷時七年多,巍峨壯麗。(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淨海譯)。)
   他又諭令恢復過去被鄭革職的僧王,並重新妝任多位高等僧伽尊長,來管理全國僧團;革除了鄭王所封的僧王及高僧伽尊長,或予以降職,或令還俗。(棠花: 《泰國四個皇朝五十君主簡史》,第108頁。)命令在各處已毀壞的佛寺,如大城、華富裡、彭世洛、素可泰等地,搜集古代的佛像,共得1248尊迎至曼谷, 加以修飾後,收藏在新建或其他修理過的佛寺裡供奉,或賜給一些佛寺供奉。(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1788年,佛教召開僧伽長老 會議,僧王任主席,決定在大舍利寺(Wat Mahadhatu,為王弟所建),整理結集三藏,費時五月完成。參加長老及上座比丘218位,另有在家居士學者32人。已經結集完成三藏,為作永久保 存,全部用貝葉印制,加貼金粉。此三藏共有354札,分律藏80札,經藏160札,論藏61札,聲明差別等53札,共貝葉3686束。又編印其它藏經及注 釋,分送各地佛寺,供比丘們研讀。從此研究佛法風氣盛行。(同上。)
  1808年,自素可泰迎請座廣六米高的巨佛,至曼谷王城中心新建的善見寺 供奉。此尊佛像為素可泰王朝時所鑄造(公元16世紀)。拉瑪一世在位期間,運用國王的權力,促進保護及改革僧團。在1782年及1801年中,他公布約十 個敕令,強調國王有護持僧團的責任。敕令的內容,命令所有的比丘忠實地宣揚佛法和守持戒律,如第三和第四敕令,要求所有的比丘,須隨身攜帶身分證明;第五 敕令載明比丘犯根本戒,遭擯棄驅逐罪,處罰還俗;第十敕令表示已經發現128個僧人犯罪,宣判還俗及作勞役。(Rodert C.Lester:Theravada Buddhism Southeast Asia,第79頁。)
  拉瑪一世期間,佛教重要著述,有披耶達磨巴裡差(Phya Dhamma Prija)著《三界論釋》,即依據立泰王所著的《三界率》古典,作詳細考釋。其次菩提寺頌革溫那叻僧王著巴利語《三藏結集史》。(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拉瑪二世(公元1809-1824)時期,適值西方列強從事海外擴張,泰國也為英法等國獵取目標之一,但終拉瑪二世在位之間,泰國主權尚未受到侵害,國家尚算太平,很少戰爭。
   拉瑪二世年國時曾出家為比丘,受佛教教育,學業大進,曾撰寫文學多種。此王期間巴利文佛法教育獲和改革。原有制度分巴利文為三級,即比丘或沙彌,能翻譯 經藏定為初級,能翻譯律藏的定為中級,能翻譯論論藏的定為高級。但這種制度不能使比丘佛法精深,所以改革分為九級考試制度。(《樂南亞佛教史》。九經考試 制度,詳見本章《現代佛教教育》一節。)
  在此期間,斯裡蘭卡佛教遣派僧人帶了佛舍利骨及菩提樹至泰國,加強兩國佛教的聯系。此時,斯裡蘭卡已滄為英國殖民地,佛教衰微,泰國佛教選派七位比丘,往斯裡蘭卡宣揚佛教。
   拉瑪二世在位時,未立王位繼承人。王後所生之摩訶蒙骨(Maha Mongkut),在1817年,由父王命令出家為沙彌,在大舍利寺;1824年,受或為比丘。(《東現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20卷。)除 此,又命令修建多所佛寺,大多是拉瑪一世時未完成者。
  拉瑪三世(公元1824-1851)時,下令各地修建多所佛寺。諭令高僧和學者,翻譯三藏及特別論
典 為泰文(未全部譯完),使佛法能發揚普及。1836年,命令修理菩提寺,使此寺成為教育人民知識的寶庫,除了僧建佛殿佛塔,寺廊供奉多尊坐佛;更搜集豐富 的史詩壁畫、古代佛教藝術,將其重新刻劃嵌在佛殿、亭台的廊壁上,其中還包括文字、醫術及各種技藝等,供人民觀賞和研究。王曾多次派比丘往期裡蘭卡,及供 養斯裡蘭卡來泰國的比丘。(1.《東現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2.《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拉瑪三世時期最重要的一 件事,就是出愛的王弟摩訶蒙骨,法號金剛智(Vajiranana),修學佛法,深入三藏及各種注釋,並精通巴利、梵語、英文等。他為了改革佛教,提倡嚴 格戒律,1829年創立”法宗派”(Dhammayutika nikaya),而原有的多數僧團,就稱為”大宗派”(Mahanikaya),至此泰國僧團分成兩派,流傳至今。(《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拉瑪四世(公元1851-1868)在登位前,曾為比丘二十七年,並創立法宗派,1851年還俗即位。拉瑪四世是一位英明之主,但此時西方列強正在泰國 積極尋求發展,自1855年至1868年,英、美、法、德、葡、荷、意等國家,都壓迫泰國訂立條約,取得在泰國各種特權利益,包括享有領事裁判權在內。
   王在位時,繼續關心佛教改革,制訂多種管理佛教僧團規約,勸令僧人嚴橋梁遵守戒律,加強僧伽教育。對法宗派尤為熱心護持,在曼谷及其他重要城市,興建多 所佛寺供養法宗派,如母旺尼域寺(為法宗派總部)、皇冕寺、叻帕提寺、巴通溫寺等。1853年,他命令修建統大塔,在外層建造一大塔層罩著原有的古塔,此 塔裝修至拉瑪六世時才完成,高約120米,圓徑240米,為泰國最大的佛塔。(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拉瑪四世時,曾派僧團前往斯裡蘭卡,與印度佛教徒聯絡,獲得印度贈送佛像和菩提伽耶的菩提樹。又傳法宗至柬埔寨。(《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
   拉瑪四世根據佛法的研究,提倡舉行”敬法節”(Magha Puja)慶祝,時間訂在泰歷三月十五日,紀念佛住世時1250位阿羅漢弟子於王舍成精舍集會,聽聞佛陀重要的教誡。(Magha Puja ,敬法節。Magha為印度三月名,音譯末伽。敬法節是紀念佛住時,1250位大阿羅漢大約而同地集會王舍城竹林精合,聽說佛波羅提木叉教誡。著名的”通 誡偈”:”諸惡莫作,眾善奉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即在此次集會中宣說,時間在三月月圓日。)
  拉瑪四世在出家時著有巴利文《戒壇決擇論》(Simavicarana),書成後帶至斯裡蘭卡,受到各派僧人的贊譽。又當時泰國僧王著《善逝量論》。
   拉瑪五世(即朱拉隆功王,公元1868-1910)時代,泰國周圍的各車,即印支三邦淪為法屬殖民地;緬甸和馬來亞,也淪為英屬殖民地。泰國在英法兩大 勢力籠罩之下,拉瑪五世為了擺脫外國控制,發憤圖強,特銳意維新,改革行政,實施新教育,努力建設,廢止奴隸制度,更主動利用外交策略,雖然失一些土地和 藩屬,但終能保持國家獨立,所以他在泰國史上是一代英主。
  五世王同時極力護持佛教,委托在母旺尼哉寺出家的王弟金剛智,在1888年,領導編 修巴利三藏,將原先的古柬埔寨文字,改為泰文字母,並參考斯裡蘭卡及緬甸的巴利文寫本校訂,然後編成三十九冊,印刷一千部,至1893年完成。這是南傳佛 教國家,也可說在世界上,巴利文三藏印刷最完務的紙裝本之始(早期都為貝葉)。消息傳到世界各地,很多信仰佛教畫家,外國圖書館,包括歐美各國,都紛紛向 泰國請求贈書,以供研究,泰王均下令賜贈。當時有英國佛教學者載維斯(T.W.Rhya Davids)夫婦創立”巴利聖典協會”於倫敦,出版羅字體巴利三藏,同時他們翻譯一些經典為英文,泰王亦命令出資支助。(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 節。)
  1890年,在曼谷大舍利寺內成立”大舍利寺學院”(Mahadhatu Rajavidyalaya),為大宗派高級巴利語研究中心。1893年,又在母旺尼域寺內成立:”皇冕學院”(Mahamakut Rajavidyalaya),為法宗派高級佛學研究中心。後來這兩所學院改為佛教大學。皇冕學院於1894年辦有佛教《法眼》雜志,並繼續出版至今,成 為泰國佛教最久的雜志。(1.《泰國佛教史》第15節。2.Theravada Buddhism in Southeast Asia,第80頁。)
   公元1898年,在尼泊爾迦毗羅衛城遺址一古塔中掘獲舍利,有文字記載說明是釋迦族佛陀舍利骨,那時印度總理柯爾森(M.Curson)送給佛教信仰的 泰國政府。當時日本、斯裡蘭卡、緬甸也派使至泰國,請求分得一部分,其余的命令在曼谷沙凱寺(Wat Ssket)建金山塔(Bhu Khau Tong)供奉。(1.《印度的佛教》(日文),講座佛教Ⅲ,第253頁。2.《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
  1902年,拉瑪五世命令訂立僧團約章,成為法規,傳於後世。又命興建大理石寺,整座佛殿內外及圍廊,都用大理石建造,大理石都是由歐洲選購。此寺為曼谷著名佛寺之一,富麗莊嚴。又建叻母匹寺、貼素磷寺等。(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此王時期,僧王著有多種泰文佛學課本及研究書,嘉惠後人學習佛法,作受教育之用。
   拉瑪六世(公元1910-1925)是一政治家及文學家,著有《佛陀覺悟什麼?》、《向軍人說法》二書;另有《東方猶太》及《醒吧暹羅》等數種,其中制 訂了泰文佛學教育基礎,為短期出家的比丘和潲彌,作普通佛教教育課本;一般在家佛教徒也可以修讀。(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拉瑪 七世(公元1925-1934)時,由僧王室利薄他那(Jinavara Sirivatthana)領導多位長老會議,再修訂改編五世王時代的巴利三藏,使更臻精確完備。然後號召全國人民出資助印,全藏共四十五冊(表佛陀說法 45年),審現在泰國最完備及最新改編的巴利三藏。(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1932年,因為國內政情,遂改專制為君主立憲。
  拉瑪八世(公元1934-1946)時,佛教僧伽組織,曾仿國會形式,以僧王為最高領袖,並設有僧伽部長、僧伽議會、僧伽法庭。(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期間在京畿府(即曼谷)挽卿縣建吉祥大舍利寺(Wat Srimahadhatu),供奉自印度迎請來的佛陀舍利。
  1938年泰國內閣改組,由鑾披汶出任總理。他在執政初期,曾設法促使國內兩派僧團俁並為一,但未成功。1939年5月20日。鑾披汶宣布將暹羅國號改稱為泰國。
   1940年,由政府贊助,以僧王帝須提婆(Tissadeva)為領導,組織”巴利三藏全譯泰文委員會”,集合二三十位精通巴利語高僧主持。關於巴利三 藏翻譯泰文,雖然過去在大城王朝時代,及曼谷王朝拉瑪三世時,已經翻譯了不少,但多數是經藏部分,律藏和論藏部分極少。而且以前的翻譯,因時代不同,文字 句法不同,翻譯目的不同,因此並不一致,所以必須計劃重新全譯,或對已譯的作選擇性采用。至於經費方面,則成立譯藏基金會,由佛教徒各方面捐助。於 1951年,巴利三藏已經全譯完成,計律藏13冊,經藏42冊,論藏25冊,合共80冊(表示佛陀住世壽命)。但是全部出版的經費,非常龐大。於是向當時 國務總理鑾披汶衣求,為了迎接佛紀2500年(公元1957年)紀念大典,必須盡速籌備出版,結果由政府贊助泰幣三百萬(約相等十萬美元)。這樣,就由原 來計劃出版1000部,增至2500部。(《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
  拉瑪九世(公元1946-現在)時期,佛教 為了發展高等僧伽教育,於1946的,法宗派皇晚學校,改為皇冕佛教大學,分為三個部門,七年畢業。次年,大宗派大舍利寺學院,也改為朱拉隆功佛教大學, 分為四個部門,八年畢業。兩所佛教大學所教科目,包括佛學、佛教語文,及社會各種學科,就讀學生,限定為比丘和沙彌。(《東南亞佛教史》,及參見本章《現 代佛教教育》。)
  1951年,由政府贊助一半,其余一半篡自民間,在曼谷郊區興建一所現代化的僧伽醫院,專為治療患病的比丘和沙彌之用。現在病床四百張。醫藥、住院、飲食等,完全免費。
  1956年10月22日,現今拉瑪九世依泰國佛教傳統,在玉佛寺舉行出家為比丘十五天,僧王金剛智為傳戒和尚。出家後駐錫法宗派母旺尼域寺。十五日圓滿,舍戒還俗。(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5節。)
   1957年,即泰國佛歷2500年,舉行盛大慶祝紀念,在曼谷王宮前面廣場,自五月十八日起,一連舉行七日七夜慶祝,高僧每日輪流誦經講法,並邀請各佛 教國家派代表參加。全國各地亦熱烈慶祝,放假及禁屠三天,大赦全國囚犯,又有2500男子出家為比丘,發行二五佛紀紀念郵票,舉行佛教文藝比賽等,全國歡 欣鼓舞,普天同慶!(《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
  1958年,世界佛教友誼會第五屆大會在曼谷召開,從11月24 日至30日,有十八國代表188人參加,提出主要議案:呼呈各國佛教徒努力實現佛陀的和平精神;禁止原爆;南傳北傳佛教互相我作文化交流;修建美化佛陀誕 生聖地藍毗尼園等。(佛教時代社:《佛教大年鑒》(1969),第267頁。)
  50年代,泰國已漸進入資本主義體系,在鑾披汶政府統治時,思 想還比較開放。1958年8月國防部長沙立發動政變,取得政權後,執行親美反共政策。泰國僧團高層內部因為受到流行思潮的影響,宗派之間時有摩擦,發生鬥 爭,延續數年。政府曾下令逮捕三位大宗派僧人,被指為共產黨同路人,1960年僧伽內閣褫奪他們的僧籍,理由是他們曾於1956年9月,應邀參加中國佛教 協會在北京舉行的佛教座談會,見到當時大陸佛教發展的情形,會後在中國中央廣播電台發表談話,稱贊中國共產覺的宗教自由政策,回國後又的發表專文報導,之 後亦株連到他們的老師,即著名的佛教學者高僧披莫丹(Phra Phimoldham),1963年夏亦遭拘捕,罪為是”挑撥公眾,違抗政府,”罷黜出僧伽內閣、大宗派大本山摩訶他寺住持、朱拉隆功佛教大學校長等職, 褫奪僧籍。1964年,軍事法庭宣判以前三位至中國的僧人無罪釋放;二年後,披莫丹長老亦判無罪釋放,轟動一時的披莫丹共產黨案至此結束。(楊曾文主編: 《當代佛教》,第121-122頁,東方出版社會,1997年版。)據報告披莫丹在拘留所幾年中,除了不自由,每日仍勤於禪坐,研讀經論。獲釋後回到摩訶 他寺,仍受到各方僧俗的尊敬,生活態度自若,教學不倦,但婉拒與外界聯絡。作者於1960年赴泰修學南傳佛法,亦因他的核准許可,且同住在一寺中。
   1962年頒布了新的僧伽法令,在次年一月一日執行。新僧伽法令內容有:國王從有名望的大長老中選出一名僧王,和為僧伽領袖。大長老會議代替了僧伽內 閣,只對僧王起咨詢作用,國家宗教廳長擔任大長老會議的秘書長。在各地方僧伽組織中,任命一名督察,負責監督僧伽的宗教活動。政府教育部有權輔助僧王的任 命及對僧伽財政補貼,按委任僧職的級別領取政府薪金。依新法令,軍政府對僧伽就更容易管理了。(同上,第122-123頁。)
  1964年,僧 伽與政府推出”傳法使計劃”,內容有以下幾個方面:1.選拔對國家和佛教忠誠及解行優秀的僧人,特別是兩所佛教大學畢業僧,又具有方言能力者,派往各府、 市、縣、鄉村宣揚佛法。2.組成多個僧人小組,分赴全國各地區工作。1964年有175名,次年有802名,最多時達2000銷售員,3.傳法使的具體任 務,是向村民講解佛法,奉行五戒,常行布施,熱愛佛教,對國家和國王效忠,進行精神與道德的淨化,改造犯罪,同時亦阻止共產黨主義思想在國內的散播。(楊 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121-122頁,東方出版社,1997年版。)
  近十多年來,泰國亦很熱心推動佛教向外國發展。在1956年以 前,就有泰國比丘們往馬列來亞及新加坡弘法,發展至今,在檳城、新加坡、吉隆坡、怡保等處,已建築十多所佛寺,而信眾多數為華人。1957年,印度政府在 菩提伽耶聖地,獻地17,000方米,歡迎泰國佛教往建佛寺;1960年,在泰國政府資助下,建成一所非常莊嚴的”佛陀伽耶泰寺”(Wat Thai Buddhagaya),常派遣比丘長住弘法。1964年,有泰國比丘智成就(Nanasiddhi)領導,在倫郭成立”佛光寺”(Wat Buddha Padipa),輪派五、六位比丘長住,經常演講佛法及教授止觀,經費亦由泰國政府資助。(《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
   1975年中泰兩國建立了外交關系,佛教重新開始交往。1980年中國佛教協會趙赴初會長到曼谷出席世界宗教和平會議常務理事會,受到泰國佛教界的熱烈 歡迎。次年泰國佛教僧侶代表團亦訪問中國,受到泰國佛教界的熱烈歡迎。後來泰國佛教徒曾多次組團訪問中國。1987年趙赴初會長率團到曼谷參加國際佛教學 術交流會,並進行一周的訪問,受到泰國多個佛教團體的歡迎,僧王也親自接見。為了增進兩國佛教文化的交流,中國佛教協會於1990年6月,派出雲南傣族上 座部佛教青年學僧十名赴泰國留學。他們在泰國學習三年,主動脈是學習巴利語及南傳佛教教義等。(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141-142頁。)
  現在泰國佛教徒占總人口約95%以上,有僧人280,000,其中比丘180,000,沙彌100,000。泰國有佛寺約25,000所,佛塔100,000座。(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144頁。)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