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吞武裡王朝的佛教

(公元1767~1782年)

  緬甸攻陷大城以後,適在此時中國干隆皇帝幾次派軍征緬,使得緬軍主力不能不調回應付,只留下三千駐軍統治泰國,借以鎮壓泰人的反抗。
   由於緬甸軍力在泰國很薄弱,這時在泰境其他各地有力量的太守,都份份起來擁兵割據稱雄。他們約有五大勢力,其中有一位中泰混血兒,名叫鄭信(Phya Taksin),(鄭們未為王前,曾任達城(Tak)太守,很得百姓愛戴,都尊稱他Phya Tak或Chao Phya Tak Sin,泰文義為達城太守或達城太守信;後來調任其他地方任職,人們還是這樣稱呼他。至於泰國歷史上則稱他 Phrachao Tak Sin(Phra是尊稱,Chao是王之意)。一般人亦簡稱鄭昭,即是鄭王之意。)以羅勇為根據地,嗣後占領春武裡、灑竹汶等地,勢力大增,遂溯湄南河北 上,取得吞武裡、曼谷,然後進軍大城,緬甸大將蘇紀(Sugyi)陣亡,於是淪陷半年的大城,為鄭信所光復,成了泰國復興民族的大英雄。鄭信見大城已毀壞 過甚,不堪再為王都,決定至吞武裡定都稱王,這就是著名的”吞武裡王朝”,當時鄭信年僅三十四歲。
  在登基後兩年多內,送信又領兵南征北計,剿平國內其他割地稱雄的四大勢力,重收柬埔寨和老撾為屬國。公元1775年與緬軍作戰,攻入清邁,劃為泰國的領土,奠定了今日泰國疆惑的基礎。
   鄭信是廣東澄海鄭鏞之子。鄭鏞年輕在鄉時,放蕩不羈,不容於鄉裡,遂南渡於泰國大城,後因賭致富,聚泰女洛央(Nok Iang)為妻,於1734年生下鄭信。鄭信七歲時,入哥薩瓦寺(Wat Kosavat)從高僧通迪(Tong Di)讀書;十三歲依泰國風俗入三毗訶羅寺(Wat Sam-vihara)出家為沙彌,攻讀佛學及巴利文。幾年後還俗,受義父薦引為波隆科斯王侍衛官,余暇時學習華文、印度文、緬文、越文等。至二十一歲 時,再入哥薩瓦寺出家為比丘三年,從高僧研究佛學及巴利文,還俗後又入宮提出任原職。國王見他甚有才干,封為達城太守。(1.馮汝陵:《泰國史話》,第 157-158頁。2.丘繼華編譯:《暹羅七百年史》,第39-40頁。)
  緬軍侵泰前,奉詔入大城,協防王都,緬軍圍攻大城時,鄭信勇敢善 虎,能以少勝多,但不為昏庸國王所重用。鄭信眼見大城大勢已去,危在旦夕,乃率領部下五百人,突出緬軍重圍,到達泰國東岸的羅勇,招募各地華泰青年國加入 部隊,起來保護國家。不久知大城已陷落於緬甸,非常憤慨,就決心驅逐外軍,以光復國土為已任。
  鄭信定都於吞武裡後,命令修復黎明寺(Wat Arun),並加以擴充,作為宮內的王家佛寺,不住僧眾。王以下諭,在大城陷落時,奔赴各處避難流落的僧人,回歸到原來的佛寺,並給與各種協助。他聘請有 德學的高僧來吞武裡王都安住,冊封僧爵及職務,推行弘法工作,淘汰不良的出家僧眾,鼓勵優秀的僧人。他協助搜集於戰爭中散失的三藏及各種典籍,如有缺失不 全的,就向柬埔寨等國抄寫補全。(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4節(淨海譯,載《海潮音》四六卷四月至八月號)。)
  1778年,鄭王派兵征服 永珍,接著又攻占琅勃拉邦。他從永珍獲得價值連城的一尊玉佛,迎歸吞武裡供奉承。關於此尊玉佛的歷史,據五百年前一位泰僧用巴利文寫的《玉佛傳》記載:約 在佛滅後四百年時,印度龍軍論師造,以七塊翡翠綠玉雕成,高60公斤,寬48.公分,在頭、肩、腹、膝等部,內藏九粒佛陀真舍利。這尊玉佛在南印度供奉約 一千年,後來因為戰亂,一個戰敗的王子帶玉佛逃至斯裡蘭卡,就獻給斯裡蘭卡國王供奉。公元十三世紀,斯裡蘭卡上座部佛教正傳入泰國,斯裡蘭卡國就就將玉佛 贈送給素可泰王朝。後歷長久戰亂,人們對玉佛和歷史都淡忘了。直到公元1433年,在泰北昌萊被發現,因佛像身上一片貼金脫落,現出燦爛的玉質,而轟動全 泰北,人民紛紛前往禮拜,當時清邁王就將玉佛迎至南邦供奉。1468年又迎至迎至清邁一佛寺。1551年移至琅勃拉邦供奉,經過三十三年,後因懼緬兵入 侵,遷都至永珍,玉佛也同時移至永形。鄭王征計永珍戰勝後,獲得這尊玉佛,就迎至吞武裡王宮供奉。1782年,曼谷王朝成立後,在對岸曼谷建玉佛寺作永久 供奉。(淨海:《曼谷玉佛寺》,《慈航》季刊第三期。)
  鄭王創立的吞武裡王朝,是泰國史上最強盛的王朝,可惜只維持了十五年。根據泰史記載, 他後來精神錯亂,因他受佛教影響很深,平常歡喜修習止觀禪定,精神病發作期間,曾自稱是聖者,命令僧人向他禮拜,違者輒遭毒打,或革除僧籍。結果引起人民 的反對,生起叛亂,鄭王被叛軍所困,知形勢不利,自願退位為僧。而在這時,鄭王派往證討柬埔寨的名將昭披耶查克裡(Chao Phay Chakri)兄弟,得悉國內生變,未與柬軍交戰,即回軍吞武裡,一些文武官員都在城外歡迎,並陳說鄭王失政,民不聊生。昭披耶查克裡遂被擁立為王,乘機 把鄭王定罪,處以極刑,其年四十八,鄭王的太子及其他王妃所生子女二十多人民被處死。有些歷史學者對鄭王晚年罹患精神病一事,深表懷疑,甚至認為他是遭人 蓄意構陷誣蔑,以作謀取王位的借口。(1.《泰國史話》,第170-171頁。2.《東南亞佛教史》(泰文),載《佛輪》月刊第20卷。)
  吞 武裡王朝雖然很快覆亡了,但鄭信畢竟是復興民族與國家的大英雄,豐功傳績,受到後世泰國人的欽敬。在吞武裡黎明寺裡還供奉著鄭王的巨型塑像,一百多年來, 受到人民的瞻仰與禮拜。此黎明寺,一般人(特別是華人)都稱鄭王寺。在吞武裡市中心,一個巨大圓環中央,亦塑有高大的鄭王騎馬出戰銅像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