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素可泰王朝的佛教

(公元1257~1436年)

  第一節 素可泰初期的佛教
  早期的泰國歷史,可以稱為信史的,是從公元1257年泰族建立的素可泰(中國史籍稱速古台)王朝開始,尤其是在泰族發明文字(約公元1282年)以後。在這之前,都是吉蔑族人、孟族人的勢力統治立腳點泰境的版圖。
  1238年,泰族中崛起一位領袖坤邦克藍社(Kun Bang Klang Tao),號召泰族人與境內的吉蔑族人戰爭,結果戰勝奪得了素可泰城,而建立泰國歷史上第一個獨立政權,這就是素可泰王朝。
   坤邦克藍社於1257年正式登位為王,改號室利因陀羅提耶(Sri Intaratiya),繼續開拓疆土。1253年,元朝忽必烈派兵遠征雲南,征服大理,促使住在中國境內的泰族人(普通稱擺夷)大規模南遷,與原先遷入 泰境的泰族人會合,這也增強了素可泰王朝的勢力。
  初期建立的素可泰王國,國土尚很狹小,除素可泰城外,僅占領有彭世洛,其他的廣袤土地,還在 吉蔑人統治中。素可泰王朝初期佛教信仰的情形,是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兼有弘揚,即吉蔑人統治的地區,多數信仰大乘佛教(可能是密宗)。在泰北的昌萊、清 邁、南邦等地,因先受緬甸蒲甘佛教的影響,信仰蒲甘傳入的上座部佛救,而泰南六刊,佛教則則從斯裡蘭卡傳入。此斯裡蘭卡佛教,先傳入緬甸南部孟族,然後再 傳入泰南六坤。本來六坤人民,原先也是信仰蒲甘上座部佛教,但從斯裡蘭卡僧團來到以後,人民就轉變信仰斯裡蘭卡上座部佛教了。(Phrapatana Trinaronk:《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泰文),第37-38頁。)
  泰族未立國前及建立素可泰王朝初期,境內各民族除已先信仰佛教外, 一般人民也信鬼神,吉蔑族人有部分兼信婆羅門教。後來斯裡蘭卡佛教傳入興盛起來,大乘佛教及蒲甘佛教就漸形衰亡,但人民信鬼神的潛意識仍存在,直至現在也 一關。不過那時泰人信鬼神,與現在泰人信鬼神有深淺程度的不同。那時泰人信有大威神力的鬼神,能主宰人的禍福,能保護國家和人民。人們必須對鬼神敬畏有 加。在素可泰發現一碑文記載說:”祭奉鬼神,國家平巡,享祚久遠……不祭奉鬼神,鬼神不作保護,國家有災難。”(同上,第39頁。)不過信仰鬼神,是人類 各民族極為普遍的原始信仰,它隨時代環境及文化等影響,而不斷地改變。
  素可泰第三位君王坤藍甘享(公元1277~1317),在泰國歷史上是 一位雄才大略的英主,為室利因陀羅提耶第三子,少年時助父戰爭,即負有英名,展露了他卓越的軍政才能。中國《元史》稱他為”敢木丁”。當他即位後,使大事 開拓疆土,兼並了許多鄰近邦國,一躍而成為湄公河域的強大國家。國土北至現在老撾的琅勃拉邦,東達湄公河,南至馬為半島六坤,西收孟(吉蔑)族在自己勢力 範圍內。在這之前,先後交替影響於東南亞的三大強國,不是早已滅亡,就是趨於衰微。如強盛的緬甸蒲甘王朝已覆滅,國內紛爭不息,與泰族同系的撣人,縱橫於 下緬甸。至坤藍甘亨時,緬甸境內的坦沙裡、土瓦、馬塔班,都臣服於泰國;孟吉蔑人在泰境內的勢力,完全被趕回柬埔寨境內;過去爪哇喧嚇一時的室利佛逝也已 崩潰,勢力退出東南亞大陸。而且從此,吉蔑人和室利佛逝的大乘佛教,在泰境內也很快衰亡下去。(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1節,淨海譯,見《海潮音》 46卷,五月至八月號。)
  坤藍甘亨除了武功,亦注重內政修明和外交關系,積極振興文化教育,努力提倡佛教,柬埔寨吉蔑人的藝術,緬甸人的傳統 法律,也分別輸入泰國。他與西北部的蘭那和拍堯兩個泰族邦國,保持友好合作的關系。他與中國元朝通好,聘請五百名華籍陶工至素可泰,在王城附近設窯燒制瓷 呂,開創了馳名的宋加洛陶器業。他還與印度及斯裡蘭卡通好,輸入印度文化及斯裡蘭卡佛教。
  坤監甘亨最大的貢獻,乃是創立泰文。在他即位以前, 泰國境內本來通行吉蔑文,約在公元1283年,他召集全國學者,研究文字的改革和創造,把原有的孟吉蔑文,轉化成為適於書寫的泰族語文,國王也親自參與其 事。以孟吉蔑文等為藍本,酌量減去筆畫繁多而彎曲的,去除重疊字母改為一個,及創立四聲讀音;後來再稍加改革,成為今日的泰文。公元1285年素可泰立有 一碑文說:”昔無文字,大歷一二0五年末,坤藍甘亨王決心創立泰文。”(1.《泰國佛教的發展情形》(泰文)第119-122頁。2.Prince Dhaninivat:A History of Buddhism in Siam,第6頁。)大歷(印度及東南亞古歷法之一)1205年,即公元1283年。甘亨豎立的石碑,繼續敘述當時素可泰人民信仰佛教的情形說:”……素 可泰人,常布施,常持戒,常供養;素可泰王坤藍甘亨,及一切大臣、人民,不論男女,都信仰佛教。安居期間每人持戒;出安居後一月中,舉行功德衣供養。”
   至於對佛教的發揚,坤藍甘亨特別提倡斯裡蘭卡佛教。原因是當他征服泰南六坤後,那裡已有斯裡蘭卡佛教,很多六坤的比丘往斯裡蘭卡求學,在斯裡蘭卡僧團重 新受戒,然後回到自己的本國,發展僧團。由於他們經常聽聞斯裡蘭卡僧團戒德莊嚴,精研三藏,優於其他各派僧團,所以特別尊重敬仰,邀請六坤的斯裡蘭卡僧團 至素可泰弘揚佛教。斯裡蘭卡僧團抵達素可泰後,國王建寺供養他們,因為斯裡蘭卡僧團的比丘們,歡喜住在山林靜處,適於修行佛道,所以國王就在城外建了阿蘭 若等供養。在一塊碑文上贊揚斯裡蘭卡僧團說:”……在素可泰城西,坤藍甘亨造阿蘭若寺(今石橋寺),供養一位有智能深通三藏的僧王,他自六刊迎來,德學優 於此城僧眾。”國王每半月之黑分和白分(卻相當我國農歷之月半及月末),都慣常前往阿蘭若寺,聽僧說法和受持齋戒,或與僧人討論佛法及法務。(1.《泰國 碑文集》,引用之碑文約立於1277年前後。2.A Historyof Buddhism in Siam,第5頁。)
  國王為了與斯裡蘭卡通好,派六坤的首長至斯裡蘭卡,而獲得斯國贈送著名的”獅子金佛像”(Buddha Saha),現為泰國珍貴佛像之一供養於曼谷立博物館佛殿中。
  斯裡蘭卡上座部佛教僧團在泰國得到發揚後,巴利三藏及注釋書,也是最完備的。在此之前,孟族人的上座部佛教,雖然非常發達,但不一定有純粹完整的巴利文三藏。有引起已遺失,或摻雜了大乘佛教及婆羅門教經典在內。
  另一碑文記載說:”此素可泰城,有佛寺、金佛像、立佛像(九米);有大佛像、中型佛像;有大佛寺,中型佛寺;有僧眾,有上座,有長老……”
   從泰南六坤斯裡蘭卡系的僧團至素可泰成立後,孟族人舊有上座部佛教及大乘佛教,逐漸滅亡。這時素可泰、蘭那、柬埔寨、孟族的僧人,至斯國僧團受戒和求學 的日漸增多,回國後,使斯裡蘭卡系僧團產生很多有密切關系的派系。有時禮請斯裡蘭卡僧人,到自己的區域為戒和尚。總之,在公元十二、三世紀,緬甸、泰國、 柬埔寨、孟族、老撾等,已完全信仰斯裡蘭卡系的上座部佛教,而大乘佛教漸趨隱沒和滅亡。(陳明德:《泰國佛教史》第11節。)
  坤藍甘亨在位四十三年,勵精圖治,是素可泰王朝最隆盛的時代。他對佛教虔誠護法,提倡斯裡蘭卡系的佛教,發揚光大,對後世影響深遠,在泰國歷史上被尊稱為”偉大的帝王”。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