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緬甸撣族統治時期的佛教

  第一節 北方阿瓦王朝的佛教
  (公元1287~1555年)
   蒲甘王朝後期衰亡時,北方撣族人(撣族與泰族原先住在中國南方境內,稱擺夷或哀牢。在九百年前,經過很長一段時間不斷向南遷移,抵達泰國湄南河流域的稱 “暹”(Siam),後稱”泰”(Thai);抵達緬甸薩爾溫江流域的稱”撣”(Shan);亦有部分抵達老(寮)、越的。)的勢力已漸抬頭。蒙古元軍雖 然掃滅了蒲甘王國,但遂即撤出,並沒有計劃統治緬甸。這樣就給撣族人很好的機會,勢力得以南下,日漸擴大領土。但是撣族內部,經常也互相傾軋,一有機會都 想起來割據稱雄,其中以北方的阿瓦與南方的庇古兩大勢力最強,長期爭霸。在南北雙方又有許多小邦,互相敵視,鬧得全國長期戰爭不息,各地人民流離失所,災 難不盡,很少有和平安定的時期。這樣的情形,前後經過約二百五十年之久,緬甸歷史上稱這個時期為”撣族統治時期”,也有稱為”緬甸戰國時代。”
  在緬甸撣族人統治時期中,北方的阿瓦南方的庇古,佛教都還受到相當的重視及發揚。本節先敘述北方阿瓦的佛教。
  公元1257年後,蒲甘王朝衰微下來,撣族人在北方慢慢興起,先以邦芽(Pinya)及實皆(Sagaing)兩地為根據地,中期又定都阿瓦。這三個地方,成為北方佛教的中心,約經過二百五十年。
  公元1312年,撣族初建都於邦芽,上座部僧人很少,反而阿利教僧人很多。後者是過去阿奴律陀王時代被驅逐及逃難到這裡的,為阿利僧人的後裔。這時他們的生活方式已如同俗人一樣,受大臣及主人雇用。
   後來,有上座部比丘小阿羅漢及天眼來到,佛教才發展起來,國王每天請天眼比丘到王宮供養。1324年(《教史》記載為”小歷”684年,即公元1322 年;但D.E.F.Hall:A of South East Asia,書後”緬甸帝王年表”為公元1324年。),王子烏阇那(Ujana或Uzana)即位,建了七十七座佛寺,於公元1340完成,供養來自蒲甘 的職權羅漢派及阿難陀派的比丘住。後來兩派僧團持續發展,比丘增至數千位,戒行清淨。
  不久,有些比丘無慚無愧,戒行不淨。起因是由於國王供養 比丘們田園,由僧人自己管理,收益作為維持佛寺及弘法的費用,後來僧團為了互爭利益。使用僧團不能請淨。後來因為見解要異,有部分比丘離開邦芽。住在山林 的,稱為”阿蘭若住者”;住在村落的,稱為”村落住者”;原有田園收益的僧人,稱為”國僧”。僧團分裂成三派。
  1350年,屍訶須羅王 (Sihasura)時,有一位大臣車都朗伽毗羅(Caturangabala),深通巴利文法及一切經論,著有《名義訂》(Abhidhanappa dipika)。屍訶須羅王建了一座大寺,供養持戒清淨的比丘。不久,一位村落的高僧來此佛寺居住。這位高僧名干多迦乞波(Kant akakhipa),幼時父親要他寄住在佛寺裡讀書,但他不願意,父親便棄他在寺而離去。因此,他就只好在佛寺當沙彌。二十歲受比丘戒後,往蒲甘等地游 學,因為他天資聰慧,頗受老師賞識,願意教他。後來當他回到邦芽,聽到國王供養佛寺,他即前往爭取。國王命很多學者向他問難,他都能解答如流。他曾著《聲 韻精義》(Saddasarattha-jalini)。他在邦芽時期,有老年比丘一千人修習禪觀,也有無數的青年僧研讀三藏經論。一位大勝 (Mahavijitavi)比丘著《迦旃延文法注》,正法師(Saddhammaguru)著《聲形論》(Saddavutti),其他比丘也有著述。
  1364年,實皆王系的達多明波耶(Thado-minbya)得機崛起,消滅了邦芽王系的勢力,另建都於阿瓦城。此後五百年間,緬甸歷代王朝,都以阿瓦為首都。這位國王信阿利教,年輕時就病死。
   1383年,有人發現一座古塔傾塌在河流中,便用一只像潛下水去,得到一個金盒子,裡面盛有五粒佛舍利,就拿去送給一位高僧,高僧轉獻給國王明吉斯伐修 寄(Minkyiswasawke,1368~1401),國王命令建塔供奉。國王同時另建一寺,供養一位僧伽羅派的高僧差摩遮羅 (Khemacara),他們當時阿瓦的僧領及國師,也是國王幼時的老師。
  1406年,南方庇古強盛,國王舉兵來攻阿瓦。阿瓦國王召集群臣 及多位比丘,商討御敵方法,能以不戰而退敵為上策。這時有一位三十一歲的邦芽比丘,已受具足戒十一年,受過很好的僧團教育,持戒清淨,屬阿羅漢僧派的比 丘,他主張和平談判,不與庇古戰爭。於是這位青年比丘就寫了一封非常友善的書信,送至庇古國王,請求給他機會能賜予見面。庇古王准許他相見,他就向庇古王 講說佛法,以佛陀戒殺的聖語開導,終使庇古王退兵。(1.《般若薩彌:《教史》第6章。2.山本達郎編:《東南亞細亞的宗教與政治》,第147頁。3.五 十嵐智照譯:《緬甸史》,第81頁。)
  公元1429年,有兩位斯裡蘭卡比丘,室利薩達楞枷羅(Sirisaddhammalankara)及 信哈羅摩訶薩彌(Sihamahasami),帶著佛舍利五粒,至緬甸弘揚佛法,但是庇古國王不讓他們居留,而送至阇耶(Jaiya)地方。阿瓦國王知道 後,就派了四十只船,親迎他們郅可瓦弘法。次年,阿瓦國王建阿尼劫賓陀塔(Anekibhinda)供奉佛舍利,又建烏摩伽寺(Ummaga)供養這兩位 斯裡蘭卡的比丘。這兩位比丘與緬甸三派僧團相處很和睦,攜手合作佛教事業。他們又教誡北子,要住在山林佛寺,禁止住在國王供養的佛寺。這兩位對瓦佛教建立 僧制及佛法教育,有很大貢獻。
  那羅波提王時(Narapati,公元1443~1469),一位蒲甘車波多系的高僧雅利安溫薩 (Ariyavam sa)到達阿瓦。他曾從老師離多(Retan)學習,精通三藏,著有巴利文《阿毗達磨義論》的注釋《摩尼寶筐》(Manisaramanjusa),《義 卓越論》的注釋《摩尼燈》(Man! idipa);又著《聖典資具》(Gantha-bhara n a),《本生淨化》(Jatakavisodhana);更著緬文(Atthayojana-anutika)及《大出離》(Mahanissara), 是為緬文佛教研究書之始。(般若薩彌:《教史》第6章。)
  1482年,戒種(Si)lavamsa)著《善慧論》 (sumedhakatha),然後離開邦芽到阿瓦,當時他只有三十歲(1453年)。他曾譯《導論》及《所趣處因緣》(Parayanavuthu)為 緬文。另一位與他齊名的青年比丘羅他沙羅(Ratthasara,1468生),將《盤達龍本生》(Bhuridatjataka)、《像護本生》 (Hatthipalajataka)、《防護童子本生》(Samvarajataka)等,編為詩詞。
  1498年後,有一位帝沙那他阇 (Tisa-sanadhaja)比丘,從妙法稱受學。另有一位大善勝(Mahasadhujana)比丘從蒲甘來到阿瓦,原計劃教學比丘經論,但當他聽 了妙法稱(Saddhammakitti)為學僧講解經論後,就自願請求為學僧。雖然他的戒齡高過妙法稱,但仍請求妙法稱收他為學僧。後來妙法稱對他也非 常尊敬。他們兩人對阿瓦佛法的弘揚,貢獻很大。
  公元1540年,緬甸阿瓦的佛教,發生空前的教難,受到極大破壞。當時阿瓦王朝有名的暴君思洪 發(Thohanbwa,公元1527~1543)見阿瓦城很多比丘到處游化,擁有極多信徒,勢力很大,又認為”緬族人各地的佛塔,與佛法無關,不過是一 般帝王藏寶之所”,因此下令各地,佛塔一律拆毀。命令發布後,立刻遭到僧人與民間的強烈反對,難予執行。思洪發覺得僧人擁有很多信徒,有計劃叛亂的嫌疑, 應該要清除消滅。於是他命令在阿瓦附近的但巴奴(Taungbalu),舉行供僧大會,屠宰牛羊,邀請阿瓦、實皆、邦芽的比丘來赴會。正當僧人在受食時, 思洪發下令像馬車隊齊發,殺害在場應供的三千位比丘,也有記載是一千三百。當時,被殺死的有三百六十人,其余的人及時逃走,幸免一死。同時經典及塔寺也被 燒毀。(《教史》記為比丘三千位。但五十嵐智昭譯《緬甸史》記為一千三百位,被殺三百六十位。又馮汝陵:《緬甸史話》說三百六十多位比丘中,有二十多位平 日都以博學見稱。)這次的教難,時間雖短,也未延及阿瓦以外,但加深了緬族人對撣族大臣明吉耶曩(Minkyiyanaung)用計刺殺。(思洪發的暴 行,無故殺人及迫害佛教,因此,明吉耶曩用計除之。而後眾人要擁他為王,他堅辭不就,個人至一山中佛寺終生陷居。)1555年,緬族人在南方東固 (Toungoo)興起,消滅了阿瓦王朝。
  在這次教難中,妙法稱、大善稱、帝沙薩那他阇三位高僧,都逃至東固。不久妙法稱、大善勝兩位就圓寂 了。帝沙薩那他阇後來到庇古。1551年,他到邦芽,見一位臥病中的僧領祗陀長老,長老就把接連團中的一切事務交托他負責,繼承他教誡弟子。帝沙薩那他阇 屬際阿羅漢僧派,祗陀長老屬於大聖種僧派。1555年,阿瓦王朝被東國固攻滅,東固國王建了一座佛寺供養帝沙薩那阇,在他領導的僧團,座下有數百弟子,其 中五位精通三藏。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