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斯里蘭卡佛教現狀與發展

  第一節 獨立後的佛教
   斯里蘭卡受外國統治長達441年(葡萄牙152年,荷蘭137年,英國152年),公元1948年2月4日獲得獨立,仍加入英自治聯邦為會員國,實行民 主議會政體。自獨立後,國名”吉祥楞伽”(Sri Lanka),(錫蘭古名”楞伽”(Lanka),獲得獨立後,在國外加上”室利”(Sri),是”吉祥”之義。然外國人仍稱錫蘭(Ceylon)。 1973年,斯里蘭卡政府正式向世界公布稱”室利楞伽”(Srilanka),華人依音譯為”斯里蘭卡”。)外國人仍稱為錫蘭,定二月四日為國慶紀念日。
   斯里蘭卡獨立初期,還是沿用英國人的政治和法律,同時初期執政的官員,也由英國人的培植和委任,其最重要的條件是信仰基督教。所以在最初十年內,基督教 的勢力在斯國仍是很大,享有法律上的特權,受政府支持及保護。佛教及其他宗教與以前一樣,在政府管制之下,如佛教的土地財產、僧籍名冊等。須受政府支配處 理。雖然政府承認各宗教是促進國家文化和人民道德的力量,卻偏袒基督教,使其享有很多特權。基督教常得到政府撥款支持,在各地建築教堂。而斯國人民多數是 佛教徒,卻沒有這種權利,宗教地位不平等,佛教徒等仍是受壓迫者。
  除此之外,政府也沒有遵行法律上對佛教應負的責任,不關心佛教的興衰和僧人 事務。如委任佛教領袖,委任時政府總理都不出席。所以斯國人民,特別是佛教徒,都認為政府雖是本國人,但還是如同在外人政治勢力和外教的壓迫下。 (C.Dipayaksorn:《錫蘭佛教史》第287-289葉。)
  1950年,斯國佛教徒成立”世界佛教徒聯誼會”(World Fellow-ship of Buddhists)。第一次大會于五月在斯國可倫坡召開,有29個國家和地區,共計127人出席,通過組織會章及各國設立分會,總會設於斯國可倫坡,推 馬拉拉塞奇羅博士(Dr.G.P.Malalasekera)為主席。其宗旨是促進世界各國佛教徒聯誼,交流佛教文化,發揚佛教思想,交換佛教方法,提高 佛教國際地位,增進人類幸福和平。並發行《世界佛教》通訊(World Buddhism)。(《佛教大年鑒》,日本(1969),第264頁。)
   馬博士原任錫蘭大學院院長,研究佛法精深,為國際佛教知名學者,曾用英文著”The Pali Literature of Ceylon”(錫蘭巴利文學),編集”Dictionary of Pali Proper Names”(巴利語專有名詞辭典)二巨冊,以及其他著作。他曾擔任重刊的《巴利三藏》主編。他又與國際大小乘佛教學者編著英文《佛教百科全書》,擔任主 編。馬博士曾任駐英、俄國大使,協助推動佛教國際宣傳,貢獻巨大。(1.2500 Y of Buddhism,第424頁。2.《亞細亞近代化研究》,第290、293頁)。
  斯里蘭卡在法律上,是禁止一般人披著黃衣的,如有違犯,將 受處罰。然而在1955年,出現我一群披著黃衣及剃光頭,自稱”戒律進步派”( Nikaya vinayavaddhana)的出家人,至各地鼓勵人民毀謗佛法,教人民不要信仰比丘。這些人的行為抵觸國家法律,可是政府聽作法動,不予禁止。這顯然 是政府中的基督教官員陰謀計劃出來破壞佛教的。
  此種情形,到了1956年4月才停止,因為斯里蘭卡新當選的總理班達拉那耶克 (S.W.R.D.Bandaranayaka),與他的內閣人員多數是佛教徒。四月二十日上午八時,他領導全體閣員,穿著斯國人的固有制服(上衣長袖無 紐,下著紗龍,一條長布條披肩,全為白色),先到一座莊嚴佛塔(Kalyan a cetiya)前禮拜,然後才回到國會宣誓就職典禮。新政府完全以斯國人民為意愿,支持佛教,所以政府獲得全國防大學民的擁護。(《錫蘭佛教史》(泰 文),第289-291頁。)
  自新政府就職後,依宣言減低物價,以本國語為政府公用文字,規定中學用本國語教課。同時特別資助佛教,護持僧 團,收全國交通為國營,提倡社会公益。從英人手中收回亭可馬里軍港權,及卡土那耶克空軍權,這些行政措施,獲得人民熱烈的擁護。獨立後的斯國為民主政體, 設立議會,分上議院和下議院,五年一選,現在斯國共有六個大小黨党派。(《錫蘭佛教史》(泰文),第291-293頁》。)
  1956年5月, 是佛陀涅盤二千五百年紀念,斯里蘭卡全國佛教界舉行了盛大的慶祝活動。一些思想前進的比丘向總理建議:”僧伽羅語是錫蘭的民族語言;佛教是我們的民族宗 族”。後來國會只通過了僧伽羅語為官語言的法案。1957年成立了”佛陀教法議會”組織。1958年,將兩所著名智佛學院和智嚴佛學院,升格為智增大學和 智嚴大學。(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82頁,東方出版社。)
  1959年9月25日,斯國佛教發生一件極重大的不幸事故,因為種族和宗教的沖突,一位激進和的比丘索馬羅摩托車對政府不滿,而槍殺他曾經擁護的班達拉奈耶克總理,引起世人的震驚和譴責。到了60年代後,政治比丘才明顯減少。楊杨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83頁。)
   1960年10日,中國與斯國政府,聯合舉辦紀念中國著名高僧法顯訪問島國1500周年中國佛教圖片展,並向斯國智增大學赠送漢文佛經,促進了兩國人民 友誼。1961年6月,中國珍藏的佛牙舍利被迎请至斯國首都可倫坡。政府主要首長都到機場恭迎,他們將佛牙舍利設在可倫坡市內廣場公開展覽,讓人民瞻仰禮 拜。一個多月後又到八省十一个城市巡回展出,估計有三百萬人瞻拜。8月10日迎回北京。(楊曾文主編:《當代佛教》,第83-84頁。)
  60 年代種族和宗教的矛盾減低,佛教僧人的宗教熱忱主要表現在宣傳佛法、熱心教育、修習禪定等。1966年5月,斯里蘭卡僧人推動成立了”世界僧伽會”,這是 全球性的僧伽組織。70年代初,政府宣布放棄佛曆,重新採用公曆;但仍保留佛日(齋日)為休假日。1971年又頒布憲法規定:”斯里蘭卡共和國把佛教放在 優先的地位,因此國家有義務保護和支持佛教”。憲法同時也保証所有宗教徒的權利。(同上,第84-85頁。)
  1972年5月22日,通過憲法正式改國名為”斯里蘭卡共和國”(Srilanka).在國名”楞伽”(Lanka)之前加修飾語Sri,意為”吉祥、勝、妙”等義。
   80年代佛教徒歷經多年深刻的反思,佛教的實踐成分增加,弘法工作以向人民宣傳教義為主流,政治气氛淡薄了。佛教徒體認到”從此我們不能阻擋現代思想, 我們只能容忍它們,還須必須繼續發展佛教”。佛教僧伽結合佛教會兩大在家組織,共同合作領導國內廣大佛教徒從事宗教實踐、教育、慈善等活動。(楊曾文主 編:《當代佛教》,第85頁。)
   1981年政府為推廣國內外佛學和巴利文的研究,成立”斯里蘭卡佛學巴利文大學”,它不同于一般大學,是以 學院科系為基礎,有四所學院加入該大學,學僧學習佛學和佛教是相關語文的課程,完成學業考試優秀的學僧,即授予學士、碩士、博士等學位。(廣興、圓慈合譯 《斯里蘭卡的僧伽教育》,見《法音》雜誌。)
  依據1984年底統計,斯里蘭卡有僧伽30,832人,佛寺9290所;另外伊斯蘭教清真寺及基 督教堂1003年。1989年國家又設立了佛教部,並由總統兼任部長。(1.《世界通覽》(一),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版. 2.《當代佛教》,第 91頁。 3.《斯里蘭卡佛教考察報告》,見《法音》月刊。)又1996年統計,斯國總人口已增至18,100,000人,其中僧伽羅族占74%,泰米爾 族占18.1%,其餘為其他種族。宗教信仰人口例內:佛教徒69.3%,都為僧伽羅族,印度教15.5%,都為泰米爾族,伊斯蘭教徒7.6%,基督教徒 7.5%。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