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佛教發展的時期

(公元前199~公元912年)

第一節  全國成立僧團
      依《大史》及現代學者研究,公元前232年,摩哂陀長老與斯里蘭卡比丘,在阿耨羅陀城的塔寺(Thuparama),舉行斯國佛教第一次三藏結集(《大 史》稱第四次結集),以印度佛教史上的第三次結集的藏為依據,十月完成,由天愛帝須王護法。這次結集,是為了鞏固斯國佛教(Adikaram:Early History of Buddhism in Ceylon,第56頁。)。
      印度佛教第三次結集,才用文字記錄過去一向口誦心記的三藏。 摩哂陀領導的僧團至斯國傳教時,攜有巴利文三藏。但不久斯國比丘用僧伽羅語繼續為巴利三藏寫註釋或義疏。這可能是為了便利不懂得巴利佛法的人,或當時斯國 比丘不能以巴利文註疏三藏,而且將原巴利三藏譯成僧伽羅語。(1.W.Rahula:History of Buddhism in Ceylon,第59-60頁。2.前田惠學:《原始佛教聖典的成立史研究》,第600-603頁。)所以現存南傳巴利三藏之註釋義疏等,直至偉大的覺音 論師至斯國後,領導還原譯成巴利文。
      摩哂陀在斯里蘭卡弘法四十八年,佛教遍布全島。也使得以后的佛教,在民間得到快速的發展。依《大史》所 記,那時有大小佛寺數百座。供養比丘,建造了多座佛教寺院。統治斯國南方羅訶那(Rohana)的迦色帝須(Kakavanna-Tissa)王及其他統 治者,在各地建了多所佛寺。留存至現在而有名的,即帝須大寺(Tissamaharama)和資多羅山(Citala-Pabbata),為修習止觀法門 的中心。迦羅尼耶王(Kalaniya)是斯里蘭卡西部著名的佛教傳揚者。迦色帝須王的幼年王子帝須(Tissa),在斯里蘭卡東部提迦婆畢 (Dighavapi),也非常擁護佛教。這是斯里蘭卡時進步繁榮的時期,人民      過羊幸福安樂的生活。(W.Rahula:History of Buddhism in Ceylon,第78頁。)
但是約在公元前145年,南印度的陀密羅族(Damila)朱羅國(又譯注輦Chola 或Cola,今印度科羅曼德海岸Colomandel)帶兵渡海,攻下阿耨羅陀城,史稱伊拉羅王(EIara),統治達四十五年。所幸北部雖被敵人侵占。 而南方羅訶那(Ruhunu)仍為自主之地。不久,南方迦色帝須王的兒子度他伽摩尼(Dttha-Gamami)長大。英明勇敢,開始用兵收復失土,戰勝 而殺了伊拉羅王,在阿耨羅陀登位(公元前101~77年)。他在戰爭期間,宣布口號說:”不為國土,而為了佛教”。戰爭結束后,因全國人民的覺醒,斯國進 入了一个生氣蓬勃的新時代。同時,國王又盡力推行佛教,全國都皈信三宝。(W.Rahula:Histroy of Buddhism in Ceylon,第79頁。)
      度他伽摩尼王時,全島佛教非常興盛。國王命令在都城建造大塔(Mahathupa,原名 Ruvanvalisaya)、彌利遮婆提塔(Milicavatti),及大寺九層銅殿(Lohapasada)。銅殿的高、廣、長各達一百肘(約 150英尺),內有僧舍千間;因頂部涂有黄銅,故稱銅殿。銅殿下層全用花崗岩石柱,這些石柱遺跡至今仍存在。項在佛教徒普遍慶祝的”衛塞日” (Visakha Day),依《大史》記載:也在此王時首次舉行,他曾參加慶典達二十五次;其他國家人民,也有很多人至大塔朝拜供養。(同上,第80頁。)
      度他伽摩尼王的弟弟信帝須(Saddha-Tissa)繼位(公元前77~59)后,同樣熱心護教,建造多所佛寺,如著名的南山寺(Dakkhi nagirivihara)。大塔也是他在位時繼續建造完成。落成之時,有印度各處名寺十多位長老赶往參加。
      約在公元前43年頃,斯里蘭卡佛教發生重大事變。羅訶那有一婆羅門帝須(Tissa,或稱提耶Tiya),與南印度陀密羅族七人領袖,率軍在斯里蘭卡摩 訶提他(Mahatittha,即現在的馬塔Mannar)登陸,與斯里蘭卡毗多伽摩尼王(Vattagamni,公元前43~17)戰爭,以強力攻下阿 耨羅陀城。毗多伽摩尼王逃入山中住了十四年。在這期間,因戰爭發生大飢荒,人民沒有食物,互相殘食人肉。甚至連平日受到人尊敬的僧人,也不能幸免,很多人 罹難死亡。不少佛寺被迫放棄,包括著名的大寺在內,無人照顧,更有不少僧人逃去印度避難。歷史上稱這次為”婆羅門帝須飢荒怖畏”Brahmanatis- sadubbhik-Khabhaya,或稱為Baminitiyasaya)。(W.Rahula:History of Buddhism in Ceylon,第81頁。)
      災難期間,一些有智能和遠見的比丘,眼見法難當前,為謀佛教未來的生存,決定將佛陀所宣說的三藏聖典用文字記錄下 來。因為自摩哂陀至斯里蘭卡傳教以來,多數僧人不審以口誦心記相傳為主,而島上又時常發生教難,能記憶佛經的人已漸稀少。因此選擇當時較安定的中部摩多利 (Matale),集會於職權盧精舍(Alu-vihara),書寫三藏及三藏註釋於貝葉上,作永久保存。(W.Rahual:History of Buddhism in Ceylon,第81-82頁。)這次結集由佛授(Buddhadatta)與帝須(Tissa)兩位上座領導,集合比丘五百位,一年完成,由摩多利地方 首長護法。此為斯國佛教第二次結集(教史稱”第五次結集”)。

Pages: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