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智見清凈(巴利語:paṭipadā-ñāṇa-dassana-visuddhi)以八種觀智而到達頂點的觀智及第九隨順智,是名“行道智見清凈”。

以八種觀智而到達頂點的觀智及第九隨順智,是名“行道智見清凈”。此中:八種觀智──即解脫於觀隨染而行正道及稱為觀智的(一)生滅隨觀智,(二)壞滅隨觀智,(三)怖畏現起智,(四)過患隨觀智,(五)厭離隨觀智,(六)欲解脫智,(七)審察隨觀智,(八)行舍智。第九隨順智與隨觀是一同義語。是故為欲成就於此行道智見清凈者,當從解脫於觀隨染的生滅隨觀智開始,於此九觀智而行觀禪。

行道智見清凈次第

  • 生滅隨觀智

因行者的道非道智見清凈之生滅隨觀智為十種觀隨染所染,不能依如實的自性而觀察於行法的三相,但於此則得解脫於觀隨染,行於正道而稱為觀的“生滅隨觀智”,依如實的自相而審觀。

  • 壞滅隨觀智

行者思慮推度色與非色之法“是無常,是苦,是無我”,則它的智成為銳利,而諸行便輕快地現起了。當智成銳利而諸行輕快地現起之時,他不到達於生,或 住,或轉起,或諸行之相,但於滅盡、衰滅、破壞及滅而建立其念智。他觀諸行“如是生已如是滅”,即於此處生起名為“壞滅隨觀智”的觀智。

  • 怖畏現起智

行者修習多作以一切諸行的滅盡,衰滅,破壞及滅為所緣的壞隨觀,於一切的有、生、趣、(識)住、有情居的在破壞的諸行,起大怖畏。正如膽怯而欲求快 樂生活的人,對於獅子,虎,豹,熊,鬣狗,亞卡,羅剎,惡牛,惡犬,流液時期的惡象,可怕的毒蛇,雷電,戰場,墳墓,燃燒的火坑等起大怖畏。如是他觀“過 去的諸行已滅,現在的諸行正滅。於未來生起的諸行,亦將如是而滅”,即於此處生起“怖畏現起智”。

  • 過患隨觀智

行者修習怖畏現起智,了知於一切有、生、趣、(識)住、有情居中,無避難所,無救護處,無歸趣,無皈依所;於一切有、生、趣、(識)住、有情居的諸 行之中,甚至對於一行亦無希求無執着。三有如充滿沒有火焰的炭火的火坑,四大種如極毒的毒蛇,五蘊如舉劍的殺戮者,六內處如空村,六外處如劫村落的盜賊, 七識住及九有情居如以十一種火燃燒熾然,一切諸行如癰、疾、箭、痛、病,無喜無樂,是一堆大過患的現起。如是行者由於壞隨觀,於現起怖畏的一切諸行中,完 全無喜無樂,但見過患。如是見者,是名“過患隨觀智”的生起。

  • 厭離隨觀智

行者觀一切諸行的過患,則厭離背棄不喜於一切有、生、趣、識住、有情居中可破壞的諸行,但喜意向傾心以“不生起是安穩”等的方法而見寂靜之道,是名“厭離隨觀智”的生起。

  • 欲解脫智

行者以厭離隨觀智而厭離背棄不喜於諸行的心,對於一切有、生、趣、識住、有情居中可破壞的諸行,甚至一行亦不執着纏縛,唯欲解脫欲出離於一切行。如是對於一切諸行離執着者,欲從一切行而解脫者,生起“欲解脫智”。

  • 審察隨觀智

行者如是欲求解脫於一切有、生、趣、識住、有情居中可破壞的諸行,為欲從一切行而解脫,再以“審察隨觀智”提起及把握彼等諸行的三相。憶念無常者,生起相審察智。憶念苦者,生起轉起審察智。憶念無我者,生起相與轉起審察智。

  • 行舍智

(1)觀空

  1. 一行相空與二行相空
  2. 四行相空
  3. 六行相空
  4. 八行相空
  5. 十行相空
  6. 十二相空
  7. 四十二相空

(2)行舍智的結果

如果是觀空而提起三相,把握諸行而舍斷怖畏與歡喜,則對於諸行成為無關心而中立,不執它們為我及我所;
如是此(瑜伽者)欲從一切諸行而脫離,以審察隨觀智而把握諸行,觀見不應執彼為我及我所,舍斷了怖畏與喜欲,對一切諸行成為無關心而中立。如是而知如是而見者,則對於三有,四生,五趣,七識住,九有情居,他的心無滯着、萎縮、迴轉而不伸展,住立於舍(中庸)或厭惡;
如果彼(行舍智)見寂靜的涅槃寂靜,則舍一切諸行的轉起而躍入涅槃。若不見涅槃寂靜,則再再以諸行為所緣而轉起;
這行舍智以種種相把握諸行,舍斷怖畏和歡喜,於審察諸行中而成中立,以(無常,苦,無我)三種隨觀而住。如是而住的行舍智,則入於三解脫門的狀態,及為七聖者的各別之緣。

(3)行舍智的三名

這行舍智與前面的二智意義是同一的。所以古師說:“這行舍智雖為一而得三名:初名欲解脫智,中名審察隨觀智,後達頂點而名行舍智”。

(4)至出起觀

行者如是證得行舍的觀智,是達於頂點而至出起。“達頂點觀”或“至出起觀”,這只是行舍等的三智之名而已。因這觀到達了頂點最上的狀態, 所以是“達頂點”。因去至出起,所以是“至出起”。因為從住着的事物之外的相而出起及從於內轉起的煩惱蘊而出起,故說道為出起。去至此道為“至出起觀”, 即與道結合之意。

(5)至出起觀的譬喻

為了說明與前後之智(怖畏現起智及種姓智等)相共的至出起觀,當知有十二種譬喻。它們的要目如下:蝙蝠、黑蛇、屋、牛、亞卡女,孩子、 飢、渴、冷、熱、黑暗、毒。此等譬喻可以適用於從怖畏現起智開始的任何智。取之適用於這裡至出起觀之時,則從怖畏現起而至於果智的一切智悉皆明了。

(6)行舍智的決定

如是這行舍智既決定了行者的無滯着行,更決定於聖道的覺支、道支、禪支、行道及解脫的差別。
  • 隨順智

行者習行修習而多作行舍智,則勝解與信更為強有力,善能策勵精進,而念善得現起,心善等持,生起更加銳利的行舍智。“他現在要生起聖道了”──他的行舍智思惟諸行為無常或苦或無我而入於有分。在有分之後,於行舍智同樣的以諸行為所緣,是無常,或是苦,或是無我,而生起意門轉向心。此後,在轉有分而生起的唯作心之後,無間的心相續連結,以同樣的諸行為所緣,生起第一速行心,是名遍作(準備心)。此後亦以彼同樣的諸行為所緣而生起第二速行心,是名近行。此後亦以彼同樣的諸行為所緣而生起第三速行心,是名隨順。這是它們的各別之名。如果概括的說,則這(遍作、近行、隨順)三種都得名為習行,亦得名為遍作,近行及隨順。對什麼隨順呢?即對前分與後分而隨順。因此隨順智如同八觀智的思惟三相的作用,故隨順於前面的八觀智,及隨順於後面的三十七菩提分法。即此隨順智是以無常相等緣於諸行而轉起,故隨順如同此等八智的思惟三相的作用,即如“生滅隨觀智是見有生滅的諸法的生滅”,“壞滅隨觀智是見有壞滅的諸法的壞滅”,“怖畏現起智是於有怖畏的諸法現起怖畏”,“過患隨觀智是見於有過患諸法的過患”,“厭離隨觀智是厭離可厭的諸法”,“欲解脫智是對於當脫的諸法生起解脫之欲”,“以審察隨觀智審察於當審察的諸法”,“以行舍智舍於當舍的”。並且隨順智亦隨順於後面的三十七菩提分法,因為以此行道而得其當得的道果之故,所以說此為隨順智。

  • 種姓智

這隨順智是以諸行為所緣的至出起觀的最終。但就全體而言,則種姓智為至出起觀的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