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清凈(巴利語:cittavisuddhi)心專註於不同的業處(所緣),離五蓋,達到世間定(近行定或安止定),此之謂心清凈。

使心專註於不同的業處(所緣),遠離了種種雜染煩惱的狀態,心把種種煩惱鎮伏,達到這種狀態稱為心清凈。即是培養定力是讓我們的心透過專註一個所緣而變得強有力。

《清凈道論》里很明確地說到戒清凈和心清凈是修慧的根本,稱為慧根。籍此再轉入修色業處、名業處而成就見清凈;然後再觀察名色法之因而成就度疑清凈;再以名色法以及名色法之因作為所緣而觀它們的無常、苦、無我,而依次成就道非道智見清凈、行道智見清凈跟智見清凈。

止乘的心清凈

止乘(samathayāna)行者,以世間定修習法修習止禪,取《清凈道論》所說的四十種業處之一為所緣,培育心的一境性,當心持續專註於所緣一段世間,將會有禪相出現。所有四十種業處都可以獲得遍作相和取相,但只有二十二種業處可獲得似相。這二十二種業處是:十遍、十不凈、身至念和入出息念;通過專註於似相,行者可達到近行定或者安止定。

純觀乘的心清凈

純觀乘(suddha-vipassanāyāna)行者,並未以修止作為修觀的基礎,而是在令戒清凈之後,直接以正念觀察自己所經驗的身心變化過程(四念住)。當觀照有力量且精準時,心變得自然而然地,以相當於近行定的定力,專註於恆常變化經驗之流。這種一剎那接着一剎那地將心固定在當下的名色過程,稱為“剎那定”(khaṇika-samādhi)。因為它包含相當於近行定的安定性,這剎那定被認為是“觀乘行者”(vipassanāyānika meditator)的心清凈,採取這種方法的人也被稱為“干觀行者”(sukkhavipassaka meditator),因為他修觀時沒有禪那的“滋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