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世界偉人學者專家重視素食

傅益永輯 

周公告成王:「舜之為政,好生而惡殺。湯開三面之網,澤及禽獸。」

論 語述而篇載孔夫子所最謹慎的就是「齋戒、戰爭、疾病」三作事。孔人子對飲食衛生更是講究透徹,鄉黨篇記載他:「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肉敗不食、色惡不食、 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以及不吃過夜的祭肉和變味的飲食等。又說:「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在其中矣。」

孟子說:「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道家清修養性,極重齋戒,對食物很重視,因辛辣傷神,助長欲念,靜修之士,亦多戒之。故有「若要忘病,常常節五辛」之誡。

佛家以「不殺生」為基本五戒之一,素食乃是真正佛教徒最重要所應遵守的。佛教中有關素食的理論、方法、規定、資料極為豐富。

大載禮記說:「食肉勇敢而悍,食谷智慧而巧。」

印度瑜伽學派追求人生自然之道的生活方式,對素食與斷食更有頗為完整具體的資料,本書內另有專文討論。

達文西說:「真的,人是一切動物的主人,因為他的殘忍超過任何動物;以別人的死亡,換取自己的生命,我們的身體,因此成了墳場。我從小就摒棄了肉食。未來有一天,人們看屠殺動物和殺人沒有什麼兩樣,這一天終會來臨。」

托爾斯泰說:「當我們的身體是被宰殺動物的活動墳場時,我們怎能期望這個世界能有理想的境地?」

蕭伯納說:「這真是很可怕的事,除了動物的痛苦與死亡之外,人類毫無必要地壓抑自己高貴精神的本質——對一切動物如對待自己的那份同情與仁慈——并且違背自己的感覺,變成殘酷的人。」

愛因斯坦說:「我認為素食者的人生態度,乃是出自極單純的生理上的平衡狀態,因此對於人類的理想是有所裨益的。」

英國的華爾緒博士,在捷克舉行的第七次歐美蔬食大會上說:要想避免人類流血,便須從餐桌上做起。

宇努(前緬甸總理)說:「世界和平或其他類型和平,都是取決於心靈的態度。素食主義能產生帶來和平的正確心靈態度,它能導向較好的生活方法;如果能夠普遍實行,也將在國與國之間帶來更多的正義與和平。」

當今營養學權威約翰哈金醫科大學麥科博士說:「任何人願意廢去肉食,這是最好不過的。對於這個素食意見,我極力擁護。」

台灣療養醫院創辦人米勒爾醫師說:「病人的復元比治病更重要,病體復元是依賴營養而不是醫藥所能奏效。因為植物中的營養豐富而直接,所以病人絕對地宜於素食而不宜肉食。因此,台灣療養醫院住院病人的伙食,全部沒有雞鴨魚豬牛等一切肉類。」

聖經創世紀第一章第廿九節上帝囑附世人:「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蔬菜,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徒,都是主張素食的。舊約內更有:「凡有血者不可食」的話。

猶太教和平福音經文中有,耶蘇說:「人所吃野獸肉,將會變成他自己的墳墓。我告訴你們實話,那殺人者將殺了自己;那殺生吃肉者,就是吃死人的肉。」

羅馬天主教在禁食日是不吃肉的。

印度教規創始人曾經寫出:「人無法不傷害生物而得到肉食的。一個傷害有知覺生命的人,將永遠得不到天祐,所以,避開肉食吧!」

回教的可蘭經,禁止吃「死的動物、血及肉……。」穆罕默德之後的第一個先知的姪子,勸告他的門徒說:「不要使你自己的胃成為動物的墳墓。」

此外,世界許多著名的作家、藝術家、科學家和哲學家,都熱心素食,力讚素食的重要性。這些素食家有:畢達哥拉斯、柏拉圖、蘇格拉底、莎士比亞、牛頓、盧梭、佛蘭克林、達爾文、雪萊、泰戈爾、甘地、史懷哲及達賴喇嘛等。

美 人卡普樂禪師,民國七十二年來台尋根,曾在中山堂公開演講三次中,竭力讚揚素食,為編者所親聞。他著有「禪門三柱」一書,由慧炬發行。另有「護生」一書 (一個佛教徒對殺生食肉的看法),經顧法嚴居士(前農復會企劃處長)中譯,現由善提樹雜誌社出版。禪師與其弟子都是奉行素食者。

蒲 仲強這個名字,在台灣是不會陌生的。他三歲多就跟著父親蒲大宏博士練習慢跑,在美參加多次比賽,屢破記錄。又曾數度返國,享譽體壇。蒲博士主張吃素,他設 計兒子的日常伙食,每天香蕉五六根,幾乎不吃肉,卻吃大量的豆類,薯類和蔬果。很少喝汽水、可樂及含糖的罐頭果汁。他喝牛奶代替喝水,每天至少喝三十西西 不滲糖的鮮奶。每天早晨則另有一杯特製飲料,由麥片、牛奶、紅蘿蔔、乳酪、水果等一同打成的。蒲博士表示:「光吃肉的小孩是永遠不會有力氣的。」

三、素食的意義

李石曾 

我 雖不是佛教徒,但我卻和佛教很接近,因為我已吃素五十多年了。從前張靜江先生(黨國元老已去世)也是由我勸告而素食的,後來張先生就參加了佛教,戒殺放 生。張先生極端反對日本侵略我國,他參加抗日陣營,他說:我反對嗜殺的日本,我自己如果不能素食,就失去抗日的資格了。許多人對我說:你雖然不是佛教徙, 但你是「自然佛」;事實有點相似,從前我參加  國父組織的同盟會,我並不是經過填表宣誓諸手續和儀式,經  國父的特准也枕成為革命黨黨員。

張先生雖然是佛教徒,但也尊重其他宗教一律平等,如果宗教徒是採取「入者主之,出者奴之」的態度,就失去宗教的涵容性。從前我和今  總統蔣先生,張靜江先生遊杭州靈隱寺,見到該寺風景幽美,廟貌莊嚴,僧眾威儀嚴肅,又至韜光寺,前殿遍懸儒家格言,二殿供呂純陽像,中間大殿供佛菩薩聖像,當時蔣先生問我感想如何?我說:佛寺極具宗教的平等觀。

在 重慶,我見到戴季陶先生(時任考試院長)的客堂供著佛像,就問戴先生是否吃素?戴先生就和我談吃素的道理,並強調應當吃素,但他未能如是。我在南京曾經參 加戴先生一個宴會,遇到一位聞名的法師——可能是印光法師;和一位喇嘛共桌,席上一半素菜,一半葷菜,大家便談應否吃素的問題,又何以同是佛教出家人,而 有吃葷、吃素之不同?法師說:出家人在環境許可下應當吃素;但有時可開方便,適應特別情形以從權。如佛弟子採取托缽生活方式,有時施主給予葷菜,卻不能因 吃素而不吃以致餓死。又如西藏、蒙古一帶,多事畜牧不產蔬菜與米麥,那裡的喇嘛所以吃葷,這是一種因時因地制宜的從權辦法。

素食在倫理道德上是慈悲——愛護眾生,在科學方面是最適合營養。因蔬菜中含有澱粉質、脂肪質、蛋白質、礦質……, 對身體有很大的滋養,並不下於肉類,但不像肉類含有毒素。我希望佛教能夠傳到歐美去,更希望素食運動能夠普及全世界,由世界人之素養,無形中佛教的精神逅 及於世界。因為素食的普及就是佛教的普及,佛教的健康亦是人類的健康。(在臺北市十普寺世界素食聚餐會上講)

編 者之妻賀玫居士曾於民國三十六年八月間在江西南昌皈依嗊噶活佛親承傳法,我因赴南京中央訓練團致失機緣,當時蒙佛爺親開示,由隨行弟子胡子笏的小姐翻譯, 大意說:在西藏除牛羊外,無其他食物以維生,不得已而肉食,但內地蔬菜甚多,正宜素食,你等學修密法的弟子,在內地自應素食不可食肉云。(石磐附註)

編 者註:本文轉載自鍾石磬居士所編「仁慈善行」一書,鍾居士是一位虔誠將軍佛教徒,在嘉義,台南一帶弘揚素食及佛教數十年。李老已於數年前去世,享壽九十 餘。第一次歐戰期中,他與吳敬恒、蔡元培等共倡勤工儉學會,鼓勸青年去法國做工留學,并在法國開設豆腐公司及組織世界素食會。一生業績甚多,對國家貢獻甚 大。以非佛教徒而終身倡導素食,得享高齡。文後鍾居士附註嗊噶活佛有關的話,值得佛教徒反省。尤其在讀完本書了解素食有益健康,溥益社會人類,生食更為有 利之後,學佛原在求身心健康與解脫,自度度他。根據佛教戒殺教義,以及許多經典的訓示,如果真想做一個教徒,實在找不出不吃素的理由,如果還有困難實在難 於全部做到,也應量力而為,至少不該反對素食。

四、明智合理的吃素

趙真覺 

飲 食是我們生活的物質基礎,飲食的智慧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不但要避免病患,更須積極的求健康和快樂,使生命活潑,持久有用,並能配合環境。如屬佛教 徒,須符戒律,慈悲利濟,以求整個世界的和諧。筆者於一九八四年四月廿九日及五月十三日,兩次聽到營養專家及生物化學家及素食和非素食者在大覺寺起信班討 論和報告,非常感動。以下且說筆者對於此問題的認識,以求同修的批評和指教。

(一)、 我人的軀體乃是一座精巧的大化工廠,但其精細、複雜、奇妙有過之,供我人一生使用。其程序在我人選適宜之食品,經口腔、食道而進入消化系,將所進飲食化解 而生熱能,及衍化而成各種生物化學品,作發育、營養,維持各器官之用,使心臟泵動,血液循環、肺部呼吸,整個系統新陳代謝,而維生命。

勞心者須用腦,人腦約有一百四十億細胞,成人約有四分之一的細胞工作,起正反的作用;所謂思維,需要熱能,充分的營養。這種營養包括麩酸,維他命B6、B12等之配合,以及蛋白質作補充,才能使人產生高超的智慧。

勞力者須用力與肌肉,當肌肉收縮運動之時分解多量之澱粉為乳酸。此乳酸之一部分被肌肉所綜合,一部份則氧化而發生熱能,其餘則浸入血中,至肝化為動物性的澱粉而貯藏於肝中。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