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紬藝 

自 從有人類以來,莫不以飲食為重要課題。所以我國人常說「民以食為天」,人類在尋找食物過程中,同時發現食物與藥物之不同而又有不可分的關係。距今五千四百 年前,神農氏嘗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到了漢朝,張仲景先生「傷寒論」裡的第一首方劑「桂枝湯」,共有五味藥品:桂枝、芍藥、炙甘草、生姜和大棗。依我的研 究,都是當時的調味料。到了唐朝,孫思邈先生又在「千金方」裡說過:「夫為醫者,當須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療不癒,然後命藥」。足以證明中 國傳統醫學原本就是「醫食同源」。這和二千餘年前,西醫鼻祖希波克拉底訓誡他的門徒:「你的食物就是你的醫藥,你的藥物必是你的食物」,意義完全一樣。

中 國自古以農立國,生活崇尚儉樸,飲食也不例外,平常都是以米、豆、果、蔬為大宗,只有逢年過節,喜慶宴會,才有較豐富的肉食。自從道家興起,認為在養生這 一方面,素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儒家更倡導「民胞物與」的仁愛觀念與惻隱之心;佛教傳入中國,帶來「眾生平等」與「六道輪迴」觀念,重戒殺生,遂使素食人 數,大量增加。由於信仰與境界的不同,而有長素、短素、晨素、朔望素、許願素之別。間或更有「生食」與「斷食」即辟穀之人,其目的在更進一步淨化身體與提 昇靈性。故中國人的食物觀念,一向均以自然、清淡、簡單、粗糙為主。直到近代機械文明傳入中國,把原來的粗麵糙米,改成精白,反而破壞了營養。更由於烹調 上過份注重色、香、味,或添加人工色素、佐料過多及蒸煮過久等,也減少了營養功效。誠如孔子所謂:「人莫不飲食,而鮮有知味者」。意思是說:「人們沒有不 吃不喝,但很少有懂得味道的人。」素食之過份調製,尚有害處,何況肉食?所以元朝的朱丹溪先生在其「茹淡論」及「養老論」中,很早就提供了一些食物的觀 念,他說:味有天賦和人為的不同,天賦的如穀類、豆類、蔬菜類、水果類有自然沖和之味,對人體有利;人為的都是烹飪調製,富有刺激濃厚之味,對人體有致病 伐命之毒。所以他不主張用鹽酒之類作調味品,如要調味,也應採自天然的植物。他還有很多意見,都和現代歐美自然醫學家提倡「生食」、禁補、禁肉、禁糖、禁 加工加熱的意思完全相同,不謀而合。

筆者有鑑於飲食與醫藥關係之密切,乃順應時代趨勢,於71 年4月3日奉准成立中華民國自然療法學會,其後,并將「大同中醫」雜誌,改為「自然療法」。以弘揚自然療法醫學,并倡導推廣食用糙米運勤。在「生食療法」 方面,本會顧問雷久南博士介紹該法創始人安‧威格摩爾博士事蹟的文章,早已在本刊發表。最近併偕同訪問我國,公開發表演講十餘次,專門介紹生食的理論與實 務,深受歡迎。此種既傳統又創新的飲食革命今後定會掀起熱烈的回響。

在素食與生食發展過程中,我感到有下列兩個問題:

一 是嬰兒與幼童可否吃素?我發現在中國傳統醫學文獻上,主張從出生到三歲或五歲都不可吃肉。我又發現有的葷食者在懷孕期間有極嚴重的「惡阻」現象,但改吃素 食就不惡阻了,而且生產快便,產後的乳量也比葷食者多。產下的孩子,也比較健康。我認為古人對嬰幼兒在五歲以前應該素食的主張,一定有它的根據。其理由何 在?據我的推測如下:首先是傳統醫學所說的「胎毒」問題。因為素食有利排毒,肉食則增長毒素,嬰兒、幼兒期正值排除胎毒過程中,所以不宜吃肉。其次,依現 代科學說法,人腦發育在懷孕五個月後到出生後十八個月內完成,到三歲時,已達到高峰。那麼,古人所說的三歲或五歲(古人常以虛歲計算),恰是人腦發育到高 峰的期限,在這段期間,適合於素食而不適合於葷食。這個問題,有關孩子一生幸福,十分重要,特在此提出,希望學術研咒單位,惠予指教。

二是素食者常因缺乏營養或烹調智識,攝取不當,有礙健康,因此使人誤會素食的優點。例如糙米的煮食方法,根據本會會友提供經驗,認為煮新糙米需要比白米多加1/2的水,而舊糙米除了加水外,還需先浸泡四個小時以上,如果要營養更好,可加黃豆1/4(糙米1/4),用水泡四小時以上,再加一點鹽,以比白米的兩倍水來煮,能用快鍋來煮更好,煮好後再燜廿分鐘。如果再不喜歡吃,則用糙米打粉,或糙米黃豆各半打粉,炒熟沖開水吃。

有關素食的好處,隨著科學的研究,日有發明,也更加證明了祖先的「醫食同源」、「以清淡為主」的理論,亙古常新。

本會顧問傅益永居士,有30 餘年素食經驗,以公餘之年,秉宗教熱誠,收集有關論文近百篇,并獲得善信資助,編贈「素食、生食與健康」一書,發揚素食精義,有助「預防」「療養」與「復 健」,雖是述而不作,但條目分明,解析深入,語重心長,饒有禪機,確是一本適用有益,亟宜人手一冊的好書,傅顧問所倡議的「飲食健康機構」,也與本會計畫 的「自然村」和「健康中心」的理想,殊途而同歸。本會的目標是要實踐由本人主張的「建立人人醫學、家庭醫學以及預防醫學」。任何有心人,都可憑自己的興趣 和能力,付諸行動,本會都將全力支持,共襄盛舉。因此,我對傅顧問的仁心義舉,感到親切、敬佩和認同,對他此書的豐富內容與可讀性,特別值得向讀者推荐。

編 者註:本文作者陳紬藝醫師,民國十三年生,浙江省平陽縣人。民國三十九年中醫師考試優等第二名及格,除在家懸壺濟世外,現並任市立和平醫院及省立台北醫院 中醫門診部特約醫師。陳醫師富有研究精神,提倡醫道革命,創見甚多,是中華民國自然療法學會創辦人暨現任理事長。所編的「自然療法」雜誌,不僅是醫師的良 好讀物,對一般重視健康的人士,也極有參攷價值。

前文中曾提出的嬰兒吃素問題,是否涉及某些重要胺基酸的供應有關,希望學者專家能賜予研究。

本 文內容也是陳醫師應邀出席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日日本國際自然醫學大會講詞中的一部份。陳醫師所提出的胎毒問題,正好最近見到梁惠明醫師所譯「食物是最好的 醫生」書中第一二七頁,有以下一些話,似可供有興趣的人士參攷研究,也證明了古籍中確有一些寶藏值得有心人去發掘。「養育嬰兒的難題中,消化不良是最令人 擔心的。其主要原因是有毒的酸性膽汁,實際上它應該是鹼性的。毒膽汁通常是綠色而非正常的黃色。……殘留 在嬰兒肝內的毒膽汁,會在出生後三年內漸被排出。……當排出時,消化不良症就出現了,故此是嬰兒肝的化學作用的錯誤,而不是營養上的問題,這一點 常在治療上被誤導。……只有母乳才是嬰兒的最佳食物……在膽汁危機期間,實際完全沒有消化作用,此時最好能限制飲食,只給蒸餾水或煮過不 能有肉湯的鹼性稀薄蔬菜汁,維持一至三天後才進乳,……乳的適當稀釋和餵食間隔是一種藝術……當你想用化學或藥物來壓抑膽汁危機,都是危 險的,……真正的健康,不是從孩童時代開始,而是始自母親的子宮」。以上這些話,如果與陳理事長的問題作比較,我感覺很值得小兒科的醫師們去探 討,將是很有意義的事。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