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食療法:

在預防癌症的討論中已提到飲食的的重要性。癌症病人最基本要做到合乎預防的原則:飲食要低脂肪、高纖維,多吃新鮮蔬菜、水果,少吃糖和鹽。

近年來食療法在美國已慢慢被人注意,第一種療法是以生食為主,這些包括未加熱的紅蘿蔔、豆芽、黃瓜、芹菜、菠菜、香菜等等蔬菜和各種應時水果,另外有核果、芝麻、葵瓜子等和小麥芽。這種的食療法主要是波士頓的Hippocrates Health Institute建立的。他們成立已有二十年歷史,用生食治病是相當成功的。主持人(創辦人)Dr.Ann Wigmore寫過多本書,最詳細的一本是Be your Own Doctor,從HHI可直接訂購。五六年前筆者曾以他的故事寫了一篇文章,最初在菩提樹雜誌上刊登後大同中醫轉載。題目是您自己的身體就是醫生,有位Edie Mae女士以她去HHI的經過寫了本書How I Conguered Cancer Naturally。她原有乳腺癌,完全以食物控制住了。這種食療法禁止肉類、魚、蝦、白米、白麵、白糖、罐頭食品。清蒸和快炒的菜還是可以食用的。

第二種食療法名叫Macrobiotics, 是由一位日本學者Michio Kushi介紹到美國去的,這個有東方色彩的食療法在美國已有二十多年的歷史,食法主要講陰陽平衡,過於陽性的食物如肉類和過於陰性的食物如白糖,容易使 身體失去平衡,疾病是身體失去平衡的結果。穀類是屬於中性,蔬菜也偏中性多吃無害,同時Macrobiotics強調吃季節性的食物和當地產的食物。住在 溫帶的人不應吃熱帶的食物。冬天不應該吃夏天的菜。

Macrobiotics 的食法有治癌的功效。一位美國中部的音樂教授得了胰腺癌,瘤有拳頭大,由食療法消掉了,七年之內沒有復發。後來他因為肝發炎過世,醫生才證實他的癌消失 了,他的死因可能和他最初去醫院裏切片檢驗有關。另外一位醫院的院長以他得病到由食療法治好的經驗寫了一本書,書名是Recalled By life,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出版。

為Anthony J. Sattilaro, M.D.和Tom Monte合寫,書的背景是根據1978年五月到1981年暑假Sattilaro大夫從發現得癌症及偶然間得知適當的食物能夠抑制癌症到最後克服癌症的經過。主人翁1978年被診斷有後期癌症Prostatic Cancer I V(D),X光照骨頭發現癌已擴散到頭、肩、胸骨、背脊骨。當時他四十七歲,事業正達到高峰,剛上任為Philadalphia的Methodist Hospital院長。這疾病改變了一切。五十歲以下得這種癌是很危險的,最樂觀的估計他不會活過三年,甚至於不超過十八個月。手術和荷爾蒙治療都沒有阻止癌的生長。

就 在這時,在他已開始準備後事時,他父視又死於癌症,在參加葬禮歸途中他是心灰意懶,一時心血來潮停下車來讓路旁兩位年輕人搭便車,這一反常的行為救了他的 命。車上閒談中才知道這兩位剛在波士頓學習自然食物的調理,其中一位一上車就睡了,另外一位在得知他有癌症後,回答:「癌症不難治」。對一位醫生來說這種 話只認為是年輕人天真。但這位年輕人很懇切地解釋適當的食物可治癌,並答應寄份資料給他。幾星期後他收到一份介紹癌症病人由食物治好的例子的書,名字是A Macrobiotic Approach to Cancer。由這開始,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經歷三年,完全克服了癌症。對他來說一位受西方學醫訓練的大夫,轉過來接受Macrobiotics的 一套陰陽經絡之說和疾病的關係,如果不是自己親身體驗,絕對不會相信的。

Macrobiotics 的吃法和他以往的飲食習慣大有不同,沙大夫是單身,又是醫生,以往所有的三餐都在餐館吃。他對吃是非常講究的,三餐必有肉,晚餐更有甜點,有時還吃兩道甜 點,雖然他的腸胃二十年來有毛病,經常瀉肚,但他不理會,只吃藥了事。在Macrobiotics的原則下,根據他的病情,不但禁食魚肉,並且油、糖、麵 粉不能進口,他的飲食是糙米50%、蔬菜25%—30%、豆類和海菜15%以及湯和調味品如味噌等。另外食不過飽,尤其是晚上睡覺前不能脤肚子上床,每口 飯必須細嚼慢嚥。一個月之內,他的健康即有起色。兩年來的背痛一下子停止了。十五個月後再去照X光,原有的癌症全部消失了。他經歷此病前原有二十年的腸胃 毛病也好了。由他的經驗,他希望能幫助其他的患者。在他的醫院餐廳已供應糙米和蔬菜,下一步他準備開始一項研究計劃,觀察其他癌症病人對食療法的反應。這 兒補加一點:蔬菜的燒法可蒸可煮,如果沒有癌症的人可用少量油炒。

(二)氣功療法:

氣 功在中國人的眼中多少帶點神秘色彩,甚至於和走江湖的人歸為一類,一般聯想到打鬥功夫等,其實氣功是中國古代治病的一種方法,在黃帝內經中曾提到「導引行 氣」,列於治療方法的首位,高於針炙和草藥。「導引行氣」治病有幾個好處:經濟,沒有痛苦,有病無病都可受益。氣功治病在漢朝還很盛行。在湖南長沙發掘的 馬王堆漢墓中保存了很多醫學文獻,其中就有導引行氣圖加詳細註解。後來氣功失去了原來健身防病的傳統而變為道士修行的一個方法,和醫術脫了節。近幾年來, 氣功重新在中國盛行起來,而且是以治病為主。這「新」氣功對各種慢性病都有功效。練功的方法主要是以行功為主。病人初練時意念要放鬆,心情保持樂觀寧靜。 為了幫助達到寧靜的狀態,練功時可「選題」,如花、樹木等靠近身邊的東西,雜念來時就把意念集中到所選的題物上。一般慢性病經過每天一個鐘頭練功,健康大 有進步,癌症病人則必須練四小時左右,最好是在清晨空氣新鮮有樹有水的地方。松樹最好。主要功法是像散步一樣腳跟先著地,腳底板跟著落地,雙手也隨著腳步 左右擺動,癌症病人主要是多吸氧氣,呼吸方法是兩吸一呼,一步兩吸,一步一呼,一般由左腳開始。全身放鬆以「圓」軟為要,兩眼平視。除了行功還有預備功, 收功,根據病情不同有二十多種功法。目前已有七○○○個以上的癌症病人練好身體的例子,包括各種癌症,有很多還是後期患者。有兩位後期肺癌病人我見過,就 靠氣功治好了病。

氣 功能有治病的功效,主要是使氣血流通。這由身體放鬆心緒、肢體運功,再配合呼吸達到目的。吐音也是氣功的一種,根據病情的不同。病人作出不同的聲音,也是 治療手段之一。氣功最起碼能改善病人的心情、睡眠和胃口。如果癌症病人同時接受化學療法、放射療法,則氣功可大大減輕這些治法的副作用。

氣 功如果沒有合適的老師不容易自己練,不過有一種簡單的運動也可以說是氣功的一種,則很容易自己練,這就是甩手運動,甩手運動的資料在台灣是很容易得到的。 傳說是達摩祖帥傳下來的,練時先站著齊肩寬,下肢緊縮,腳趾像爪一樣,肛門上收,上身則全部放鬆,舌頭輕抵上顎,兩眼平視,兩手放在身旁,手掌向後,這時 向後推至30度時就放鬆,手自然擺回來,每推一次,數一下,初練的人可練一○○至二○○下,然後增加到一千下,有病的人更可多練,在台灣也有甩手運動治好癌症的例子,筆者的舅媽就是受益者之一。

(三)草藥療法:

草 藥治病,中國已有幾千年的歷史。神農嘗百草就說明草藥和中國文化是有著密切的關係。草藥能治癌也不是新發現,中醫根據不同病情開不同藥方,原則上都是「去 邪扶正」,但因病情有多種,雖都是癌,藥方也有多種,不能一概而論。有幾種藥似乎對治療癌有特別幫助:半枝蓮(半邊蓮)、三尖杉、地黃、白花蛇草、女貞 子、黃耆、銀耳、當歸、人參和枸杞子等,女貞子和銀耳有科學報導,能增強病人免疫功能。至於這些草藥詳細的用法,最好是請教有經驗的中醫。中國草藥是一個 不可忽略的方法。

草藥的利用在其他國家也有很長的歷史。在治療癌較有名氣的有北美印地安人用的Chaparral 和吉普賽人用的Red Clover Blossom。某些情形下單獨使用這些草藥就能生效。Utah有位八十六高齡的老先生臉上長了一個惡性瘤,他拒絕開力,後來飲用Chaparral等, 八個月之內復原了,他的醫生試用同樣的草藥在其他病人身上也有療效。Red Clover Blossom也是對腫瘤有治療效果,Jethro Kloss在Back to Eden書中即有說明,此藥用文火煮十五分鐘即可。Jethro Kloss在談癌症治療的那一章提到除了草藥以外,必須有清淡的食物,新鮮的空氣,足夠的陽光、水和皮膚按摩。

以上幾種草藥單獨雖有用處,但效果總不是很理想,如果幾種同時煮在一起,有時有意想不到的效果,Jason Winters以他自己和癌症搏鬥的經驗寫了一本書Killing Cancer,他就是偶然發現三種草藥(其中兩種就是Red Clover Blossom和Chaparral)混合在一起治好了他喉部的癌。事情的經過如下:四年前Jason Winters患了喉頭癌,光是初步診斷切片就在手術台上六個半鐘頭。醫生認為他只能活三個月,他接受了放療但拒絕了手術。醫生本預備拿棹他的舌頭,喉部 的肌肉等,但並不能延長他的生命多少。他開始看各方面的書,發現草藥有治病的功效。為了尋找一種古老的亞洲草藥,他去了新加坡,這一種草藥只能在亞洲生 長,後來他找到鄉下一位老太太種這草藥,得到之後他立刻每天服用,癌沒有再長,但也沒有消失。下一站他去英國,他原來是那兒出生的,在那兒他得知Red Clover Blossom的用處,所以他又加一項草藥。可惜他的身體仍一天天弱下去,積蓄也用完了。他回到家後仍舊每天煮草藥茶喝,除了亞洲和歐洲帶回來的,他又加 上北美的Chaparral,日復一日,他三種藥分開煮著喝,但身體仍沒起色,有天在他精神最差時,把三種草藥一起煮,奇蹟出現,他立刻感到這正是他所需 要的。那天他喝了16杯,自此身體一天天有進步,終於三個星期之內全部消失。九個星期後他又回去工作。這個消息傳出去之後,每天有上百人排隊要和他談,都 想要這草藥。一位牧師喝了同樣的草藥,二十年的痔瘡消了,目前三萬美國人已用過這草藥,世界上一百萬人試過,千千萬萬封信告訴他草藥的療效。現在美國有家 公司專賣這草藥混合品,名字是Tri-Balence,公司名字是M & R Distributors 732 So 4th st Las Vegas,Nevada 89101。

總結

癌症是一個由多種因素造成的疾病,在治療上也必須從多方面著手,最重要的原則是恢復病人本身抵抗力和體質。本文所介紹的幾種方法,都是溫和無副作用的。

「病從口入」用在預防和治療癌症上尤其恰當。食物能改善體質,而草藥和氣功進一步加速復原有功能。如能將三個方法配合起來,則效果會是非常好的。

要克服癌症,病人本身一定要下定決心來戰勝疾病。如果猶疑不決,三心二意是不會得到同樣效果。生活起居、飲食也要儘量改善,抽煙的一定要戒煙,原來不喜歡運動的也要抽出時間運動運動,甩手運動、太極拳都是很適合體弱的人做。最後一點,就是保持樂觀愉快的生活態度。

後記

十多年前,當我還是大學生時,就開始對癌症的治療有興趣,課餘就收集各方面的資料,接著去麻州理工學院攻讀化學博士學位,能有更進一步的機會參觀訪問波士頓的Hippocrates Health Institute。四年下來,對生食療法有深刻的印象,覺得有推廣的價值。畢業之後決定全心全力放在研究癌症的預防和治療,因此參加德州大學的癌症中 心、安德森醫院和腫瘤所工作。初步的研究工作發現小麥草汁能抑制「致癌化學試劑」的作用,後來分析出葉綠素是主要原因,含有葉綠素的蔬菜都有抑制「致癌化 學試劑」的作用。後來改做生物電位方面的研究工作,探測出大老鼠肝癌的電位低於正常肝組織,這和癌細胞缺氧有重要的關係。接著在美國科學院的支持下,我在 一九八一年九月到十二月研究食管癌飲食和癌症發病的關係。這經驗使我更覺得飲食對預防癌症的重要。在這三個月裏,我實際瞭解到氣功治病的一些情形,也認識 了氣功師郭林女士(七十二烈士林文的女兒),因此我對癌症這個疾病也另有一番看法——它是可治之病,尤其是治療方法必須顧及到病人的情緒。一九八二年我又 去荷蘭六個月,研究工作之餘,得知當地也有癌症食療法,原則也和生食療法相近,是位Moerman醫生開創的,可惜這位老醫生不會講英文,我也不會荷蘭 話,無法和他詳談。

自 從我從事癌症這行工作之後,經常有人寫信問我關於癌症治療的方法,因為他們知道我的看法不同於一般「正統派」,在無路走時,就會寫信給我。我原在台北舅 媽,一九七五年左右得了癌症,她寫信告訴我時癌已擴散到三個地方,她心情的低落可以想見,我立刻告訴她生食療法的原則,短短時間內她心情和胃口就有改善, 並且癌瘤慢慢縮小,八個月之後加練甩手運動,一個多月後癌全部沒有了。七年後,她搬到美國和女兒團聚,到現在仍很健康。

癌症是可治之病,我覺得這消息應該讓更多人知道,這是我寫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

編者註:本文轉載自台糖通訊72、3、11第72卷第8期。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