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生食與健康(上)

 傅永益居士編著整理

序言

我贊成素食

劉淦芝 

我不吃素,但贊成素食。我贊成素食,有佛家的理由,有儒家的理由,也有我自己的理由。佛家以慈悲為懷,仁及禽獸,我們沒有理由反對,儒家的主張及我的看法詳後。

老友傅益永先生吃素多年,深受其益,思廣其道以濟世,爰集專論九十餘篇,編纂成書,名之為「素食、生食與健康」。去年九月以內容見示,並問我的意見。

今 年丙寅,我年已八三,除耳目自衰,記性確減,體力減差而外,日常讀書寫字,僅晨間漫步,速度略緩而已;胃口好,睡眠也好。我也吃素,但每年僅陰曆九月十四 及臘月廿二兩日而已。兩日皆為紀念先嚴慈生日忌辰。我不吃素而贊成素食,並不衝突。我無宗教,勸人信教;我無黨派,也勸人入黨。二者無異於別人違法,不能 成為我也違法的理由,原則完全一樣。我贊成素食,完全是基於農業及生物的立場。地球農業生產資源有限,食物增加,遠不及人口增加之速,不吃素以減少糧食的 消耗,即加速人類饑餓的出現。

人 類飲食,完全是生活習慣;食葷食素,或二者兼食,並無一定。此言可以今日世界民族食俗為證。吃素有,如印度佛教;吃葷有,如阿拉伯回教(回教實際亦為兼 食;純葷食只愛司基莫人);兼食有,如耶教及中國人。回教肉食限於牛羊,禁食豬肉。天主教星期五限食魚。均證明食用何物,全為習慣。中國人雖屬兼食,但一 般民眾日常生活,例以蔬食為主,肉食僅年節及招待親友而已。

儒家素食主張,以讀書人為限,也有其極崇高的理由。儒家并不主張素食,但對肉食,卻別有主張。孟子梁惠王章:

無違農時,穀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林木不可勝用也;是使民養生死喪無憾也。

這是儒家針一般民眾的主張,肉食限於魚鱉。對於老年人的肉食,卻與一般民眾不同。孟子繼續說:

五 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勿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註者謂彘為母豬,可能有誤,豚為小豬。孟子生於戰國(西元前四○三—二 二一),當時能知魚鱉生產,遠較禽獸經濟,令人驚異。對於讀書人,儒家卻主張素食。顏回的陋巷蔬食,怡然自得其樂,大受其師孔子稱許。宋真西山說:百姓一 日不可有菜色,士大夫不可一日不知菜味。汪信民亦稱:人常咬得菜根斷,則百事可做。汪亦宋人。菜色普通作飢色解,但實際即僅有菜吃之意。儒家主張,讀書人 應以天下為己任,使民間富庶,咸有肉食,自己卻必須守正不阿,不可失節。這種崇高的理想,值得崇拜。中國詩人,也歌頌素食。此可由陸游及范成大兩詩見之。 陸游的詩:

老農飯粟出躬耕,捫腹何殊享大烹。吳山四時皆是菜,一番過後一番生。

范成大號稱田園詩人,晚居蘇州石湖。他的詩:

撥雪挑米踏地菘,味如蜜藕更肥濃;朱門酒肉無風味,只作尋常菜把供。

現 在談到我贊成素食的理由。素食即吃素,俗稱吃齋,大概由佛教傳入。實際上,動物原本吃素,一切肉食,皆出自植物,生物普通分三級,即微生物、植物及動物, 三物互相取食,動物死後,由微生物分解,化為肥料(植物亦然),由植物吸收,植物再被動物取食,如此輪迴無已。動植物均有肉食者,肉食動物如虎豹。但動物 尚有兼食者,如人類。我贊成素食,一為救饑,一為防病。

就人類而言,人和動物,以同屬關係,肉食好處,僅消化吸收較易,味道較佳,營養較豐而已;但其害處,則為價格較貴,烹調較難,而且最重要者,病與虫遠較素食為多。

肉 食價格較高,理所當然,因為一切肉食,原本皆來自植物。畜牧家所謂飼料效率,或飼料比例,即幾斤飼料換取一斤肉品之意。此項比例,牛最大,豬次之,雞最 小。減少肉食,即減少食糧消耗。台灣耕地有限,糧食生產,年來已大幅降落,今後改用機械,勢將續降;人口增加率雖亦降落,二者年增加率已極相近。然而糧食 進口,每年已高達數百萬公噸,消耗再不減少,偶一失收,饑餓即將立至。這是我贊成素食的農業理由,若必須肉食,可以提倡食魚。

救 饑外,防病亦極重要,肉品營養豐富,病虫極易滋生。所以肉品檢查,各國均有法律規定。病害種類多,虫有,微生物有,毒素也有。而虫害亦不限於獸肉,禽肉 有,魚產有,乳蛋亦有。微生物常見約十數種,並有所謂人畜共染者。檢查不慎,立將為害。最安全,當然是素食,不吃肉,以上是我意見。

七十五年元月十四日 

編者註:本文作者劉淦芝先生,河南省商城人,民前七年生。清華大學畢業,美國哈佛大學生物學博士,曾任東北大學、浙江大學及台灣大學教授。農林部簡任技正、台灣茶葉公司總經理、台糖公司協理,台灣糖業試驗所及台灣香蕉研究所所長等職。

劉 博士在台糖貢獻甚多,且為我國農業專家之一。他雖接受新式西方教育,但仍能在父母忌日以素食表追思,值得某些自命洋化人士深思。又文中提到的進口糧食問 題,如果確係供畜食用,倒還勉強說得過去。但有的在飼養動物之後,卻在最後一站(餐館中)變成棄物,就太說不過去了。試問,我們有何德何能?或什麼理由? 如此浪費天然資源?請於夜深人靜時,捫心想一想!至於涉及人類前途的糧食供應問題,更值得全世界的政治家三思。

吳克剛 

我 們的聖人未免太悲觀了,說什麼「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幾希者,照國語字典的解釋:「很少」也、「不多」也。不料兩千多年後,居然出現一部世界名著「蠻 性的遺留」。用科學方法,搜集許多人類現今仍有的獸性,分門別類,詳加分析,證明動物演變所產生的人類,獸性很難盡除。尤其心理大師們,硬說我們的行為, 接受理性約束的,僅係冰山上面那一角,實在「幾希」。下面的潛深意識,埋藏著億萬年來累積下來的蠻性。

蠻 性之中,最普遍常見的,莫如貪性。聖人又明白昭示「食色性也」,因此貪性之中,最根深蒂固的,莫如貪吃。對於人類,貪性太重要了,近代科學乃多方研究,成 果驚人。生物學者證明,動物之中,地位較高者,可有優先取食的權力,食欲的發展、培養了貪性。嬰兒初生,便知取食。而且一切東西,都用小手放進嘴裡,據為 己有。貪欲強烈,其來有自。

民 以食為天,食的重要,比天還高。其他動物,得食吃飽,便告滿足。唯有人類,在這方面,異於禽獸者,並不幾希。比起牛馬犬羊,我們的頭腦,遠較發達。酒宴席 上,雖已酒醉飯飽,並不常樂知足,仍會想到過去的日子難過,那飢餓情結,永難消除。更會想到明年今日,生活可能發生問題,這種「畏慎將來」的痛苦,永無止 境。聰明的人類,硬把單純的食慾,擴大其範圍,延長其需要,煩惱緊張,永不知足。

近 代經濟泰斗,凱因思勛爵,著書立說,關於貪性問題,提出最精闢的見解。他一再強調,貪財的行為,起因有二:一是道德的墮落,二是心理的病態。一針見血,問 題解決。諾貝爾經濟大獎,首屆得主沙木遜氏,在他的「經濟學」裡,特闢一章,研討「生活品質」,說明經濟事務,不能遠離善惡。他將凱氏的言論,全盤照抄, 其五體投地的敬佩,可以想見。沙氏這部教本,全球行銷最廣,我國也有多種譯本。凡習經濟者,莫不深知貪性的可怕。

貪 性問題,古已有之,於今為烈。兩千年前,佛祖早有指出,人不知足,貪無止境,必然瞋恨。而瞋心大發,理性盡失,必然痴愚。三毒為害,貪乃居首。今世科學昌 明,研究貪欲專著,當以千百計。但各國專家,結論相同:其他疾病,均有辦法醫治,唯有貪得這個惡疾,無針可打,無藥可救。醫生診斷出病因,明瞭其症,但束 手無策,眼看五鬼搬運,將病人的血汗,搬出國外,能不傷心?

萬 般無奈,唯有多方設法,遍求秘方。也許素食,可能有點貢獻。聖人有言,肉食者鄙。貪與鄙似有聯帶關係。鄙去了,也許貪心可以稍減。貪病本身,既然難治,如 果另從鄙方下手,間接醫療,可能有效。鄙乃道德問題,人際來往,屬於社會。人類從氏族、部落、國家,至今已經晉入大同盛世。這是事實,人人應該睜開眼睛, 認識明白。當今噴射交通,書同文、車同軌、機同飛,環球一週,不過幾天,天下一家,已非夢想。尤其倉廩實,府庫充,糧食過剩,衣食無憂。因此,知禮節,重 廉恥,這些道德法則,有了堅強的社會基礎,充分實現,乃指日間事。

從子宮到墳墓(From Womb to tomb)終身保險,安定生活,這是工業革命的成果,人間天堂的實現。「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 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兩 千年前的理想,如今完全能成為事實。從今以後,鄙吝已無必要,貪欲自會消失。

大 道既已通行,如今祇剩下一點垃圾,有待處理。肉食代表專顧一己私慾,不惜殘殺無辜,存心為惡,養成貪鄙。所以五戒之首,戒殺為先。科學家言:一切禽獸,凡 屬同種者,決無互相殘殺情事。唯有人類,好殺成性,或因謀財搶奪,不惜害命,或藉愛國美名,發動戰爭。積非勝是,積惡成善。難道人之異於禽獸者,祇在嗜殺 一事乎?印度聖賢,最重殺戒,而甘地與甘地夫人,先後被其國人所殺,以身殉道,吾人悲憤之餘,不禁想到人類億萬年來經歷的黑暗生活,備嘗艱辛,悲慘莫名, 雖已身處大同盛世,而過去的殘餘積習,累積下來的反常惡行,仍有賴正人君子,費心費力,設法清除。

傅 居士益永先生,編印「入佛之門」,散發數萬冊之多,人心世道,受益無窮。近又奔走呼號,籌印素食專書,功德擴大,影響深遠。廣大人眾,將有專為自利,祇圖 健壽而減少肉食,多吃蔬果者。洋人常說:好的開始,成功一半。這個小小的起點,也許可以使人逐漸感到肉食者的貪鄙,慢慢認識慈悲喜捨的樂趣,身心雙方,因 而淨化,生活品質,逐漸提高。

孟 子說:「聖人治天下,使有菽粟如水火,菽粟如水火,而民焉有不仁者乎」。像益永居士這些農業專家,以及全世界一切科枝高手,早已使菽粟多於水火,弄得倉滿 為患,積谷難消,這些當今聖人,使孔子的大同理想,孟子的仁義指標,都已成為事實。菽粟太多,生產過剩,悲慘的人間,終於變成天堂。祇因過去種種沉重負 擔,一時不易放棄,尤其那「飢餓情結」,最難消除,迫得人們偶有不仁的行為,形成此時此地,仍有「身在天堂,心在地獄」的矛盾怪狀。敬祝永居士此書,提醒 大眾,覺悟到種種貪鄙,已無必要。同時振奮人心,有志一同,傳播慈悲博愛的福音,務使人天同樂,共享那歡欣鼓舞,法喜充盈的大同生活。

編 者註:吳教授安徽人,早年留學法國,在法蘭西學院聽季特教授講合作。回國後,將此項講義譯成中文,由商務出版。抗戰初,集合友人,搜集各國資料,編印「戰 時經濟」一書,供各方參攷。國家總動員會議設立,乃在物力組任職,同時兼軍報主筆。勝利後來台,任圖書館館長,整理南方資料館之珍貴文獻,同時在台大兼 課,並兼經濟系主任,後轉任中興大學合作系主任多年。退休後專心研習瑜伽。中國瑜伽協會成立,任該會常務理事,並在該會出版之瑜伽雜誌撰文多篇,即將彙集 成書,以「瑜伽入門」之名印行。吳教授現年八十有四,精力充沛,若五十許人,除致力瑜伽之外,近更醉心素食生食活動,每週必自淡水專程來台北購買台糖無農 藥之清潔蔬菜。現對安博士的飲食方式,除力行實踐之外,并發心義務擔任傳授講解的工作,誠屬可敬可貴。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