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做天菩薩隨念的時候,不是說這個隨念比那個隨念不好,沒有這樣的問題。做隨念的時候,只問我這個心、我這個行為像耶穌嗎?有耶穌的氣魄嗎?只有這個 問題,其它都不是問題。今天的行為說話像耶穌嗎?能沒有慚愧,能在自己的內心和自己說,我今天身口意像耶穌,能這樣嗎?心能這樣很靜地問自己時,就是最大 的幫助。

歷史上留下很多的誤解和爭執,我們並沒有必要跟進,如大小乘之諍。或有人說菩薩就是發願生生要來度眾,我不知道這樣議論的導向。你說阿羅漢就是沒有發願生 生世世來做人度眾,我也不知道這樣議論的導向。我只知道任何人都沒辦法這樣議論,因為阿羅漢是證涅槃,涅槃是不生不死、不來不去,所以不能說他不來?因為 他也沒有去。他不來不去,常住法界,如何能說他不度眾生呢!

我知道菩薩的美德,並不包括發願生生世世來度眾生這一項。菩薩的美德就是四無量心,四無量心包括發願生生世世來度眾嗎?真正的菩薩永遠與法界同在,也沒有 所謂生生世世要來度眾,因為菩薩也是無我。講天菩薩隨念,當然不是講菩薩有我慢,我們講的是理想的天菩薩,沒有必要去想耶穌有我慢、某個聖人有我慢,去探 討這些沒有幫助。今天只是問我們的身口意像聖人嗎?像天主教的某個聖人嗎?像基督教的某個聖人嗎?像回教的某個聖人嗎?我們的心量像他嗎?這些通稱為天菩 薩隨念。

第七個是寂止隨念。剛剛我們已講了佛陀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戒隨念、施隨念、天隨念,第七個是寂止隨念。寂止隨念可以從喜心作意下手。所謂喜心作意是說 每個觸境都有一道彩虹,沒有辦法更好就是最好。有時我們覺得我們的觸境很糟糕,但事實上它可以更不好。今天還可以說它不好,表示它還可以更不好,因為它若 是很不好的時候,你實在沒有機會講不好,你講不出來的。當你說境界不好時,你就是在抱怨。抱怨什麼?因為你想可以更好,你想要改變現狀,事實上你也知道它 可以更不好,如果它已壞到谷底,你一定不會講這句話,因為你絕對知道只能更好,不能更不好了。你還知道會更不好,所以才會抱怨,你應該感謝現在還沒有那麼 不好。

最重要的是,心要靜下來。相信一旦心靜下來,看待事情的角度就會不一樣。同樣一個很惡劣的觸境,心靜和心不靜,是不一樣的看待。比如洛杉磯郡立醫院裡的加 護病房,白人一國,有色人種一國,分得很清楚,不止是交際應酬分,工作場合也分,不同國籍的人見面,就容易有距離,都是在冷戰,彷彿有種嫉恨、不信任的成 份在。有那麼嚴重嗎?若是佛陀在那兒的話,他會怎麼辦?真的心很靜,再來面對完全一樣的觸境,真的會有不同的對待,真的會看到一個人對我們不好,實在是因 為他很不快樂、很沒有空間,沒有人快樂會對人家不好,我們想像他們很快樂,卻又對我們不好,這時我們就會更不快樂。這種投射是種錯誤的投射,不可能自己很 快樂又對別人不好。

很多人的快樂是裝出來的,表面上哈哈大笑,但事實上他不快樂,我們都有那種經驗。他在開玩笑,並不代表他快樂,本來他在開懷大笑,看到你來就瞪眼,或是一副對你很不高興的樣子,事實上,他本來就很不快樂。

每個境界都有一道彩虹,每個境界都能與諸佛菩薩同在。不要以為你在上班,你所遇到的境界就是修行人沒有遇到的境界。通常一位宗教行者他所遇到的考驗,絕不 比一般上班族要少,你說耶穌遇到的考驗會比上班族少嗎?釋迦牟尼佛遇到的考驗會比一般人少?不會的。釋迦牟尼佛到處度眾,你以為他沒有遇過一些極不愉快的 事情?經典上你仔細去看就會看到。你讀《聖經》、《可蘭經》或一些早期的經典,只要仔細去讀,就會讀到一些極度不愉快的事,每個人都有很折磨的境界。

當你的心完全安靜、沉澱下來的時候,再來重新看待完全相同的觸境,每一次靜下來,心就開始淨化,每一次淨化的程度不同,對觸境的感受也都不一樣。完全一樣 的觸境,心寂止到什麼程度,感受也會程度上有不同。所謂寂止,是指沒有顛倒取相,完全見以見為量,聞以聞為量,不取總相、不取細相,六根律儀,根寂靜、意 寂靜。對境界有排斥,排斥的力量有多大,就代表力量有多大;能夠那麼討厭一個人、那麼排斥一個境界,需要很大的力氣,需要耗費很多能源。想想要討厭、排斥 一個人,並不是那麼容易,那是很花力氣的。這完全是注意力不當的問題。我們常誤以為一個觸境只有一個境界,但境界永遠是無數的,關鍵在於你要觸什麼。

佛教講十法界,你可以觸佛的法界、觸菩薩的法界、觸聲聞的法界,你也可以觸六道輪迴的界,觸人界、天界、地獄界、餓鬼界、畜牲界、阿修羅界,看你要觸那個 界,每個觸都有不同的心境,界與界聚。同一個觸境,可以有不同的注意力。面對觸境,注意力要放在那裡?六根六識要放在什麼地方?只注意到對方在排斥你,然 後你就又用很大的力量來抗拒這種排斥,但事實上,只能去注意對方的排斥嗎?怎樣的注意點,是個省力的點。假如只能注意這一點,那這時候的世界就會變得很 小,整個注意力就只有我跟他,沒辦法平衡、對流,沒辦法感覺我們是住在同一個世間,沒辦法感覺每個人都是界與界聚,阿修羅與阿修羅聚,餓鬼道與餓鬼道聚, 地獄道與地獄道聚,天道與天道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因緣。

你說西城故事與羅密歐與朱麗葉故事中的男女主角,當他們在相愛時,他們會注意到雙方家族的歷史仇恨嗎?因為他們內心中充滿愛情,其它的事就好像不存在一 般。所以注意力是很微妙的。注意力停在何處,你也就據之來做反應。這世間可能是很美麗的,但人卻可能只注意到礙眼的東西。譬如說有一個古董非常美,但有一 點小瑕疵,你一直看這瑕疵,其它的優點就看不到了,這瑕疵就障礙了你看到其它的地方。

總之,心是不是能靜下來,去找觸境中一個不必那麼用力的點,人家排斥我,照樣呼吸,照樣吸拉呼推,推拿這個境界,無所求地去推拿境界,境界愈大,愈是鍛鍊 我們推拿的機會。如果對方的排斥力是那麼大,它正好可以突破我們的我慢,可以衝破我們內心的障礙,在這種排斥前完全投降、完全屈服接收。假如那排斥力還不 能衝破我們的我慢,我們還會抗拒,表示那排斥力還不夠大呢!

就是在最慘無人道的環境裡,如納粹的集中營,破壞是那麼大,人與人間好像完全沒有餘力互相幫助,就在這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我們依然看到人性的光輝,那就是人道、菩薩道,就是解脫的資糧。

今天主要講七隨念,其它三個死念、身至念、出入息念,我們以前都講過,就不再多講。簡單說,死念就是常常想到死,出入息念就是常常回到呼吸。死念是不要在 痛苦的時候才想到死,快樂的時候就要想到死,居安思危,就有一種收攝的作用,隨時隨地問自己:「現在可以死嗎?」去看什麼時候我會捨不得死,這時就會看到 我們生命中事情的優先順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以及生命的目的價值在哪裡。身至念是好好去看身體的三十二個部份,配合呼吸看,常常這樣看,對這個身體比較 能平等對待,比較不會看到美色就取顛倒相,真的能夠好像看到對方身體的三十二個部份一樣。「色不迷人,人自迷」,要眼根知量。

Pages: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