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更快樂,是世間法和出世間法的共同話題,能有共同的話題,表示這是大家的共同關懷。如果大家沒有共同的關心點,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就是種疏離。這種疏 離感、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就是宗教想要克服的。為什麼人和人之間的隔閡那麼大?我們這個世間最吸引人的就是色,酒色財氣。為什麼?難道我們世間只有男女關 係、性關係可以談嗎?只有錢財可以談嗎?只有吃喝玩樂可以談嗎?如果這樣,那人和動物畜牲實在沒有什麼兩樣。所以古代孟子就曾經感嘆過:「人與禽獸相異者 幾希?」如果人只可以談這些,談自己的領土、談自己的男女關係,那人就真的和畜牲沒有什麼不一樣!若人只能談到自己的家庭,那也和畜牲沒有什麼不同,很多 動物照顧自己的家庭,那種週到比我們人類要好得太多,因為人類不單是照顧家庭,他還有很強烈的我慢、私心,他在家庭中要突出自己,並不僅是要照顧家庭,他 賺很多錢,只是為了自己能受到很多人尊敬,讓人佩服他的賺錢能力,他不一定顧家的。

很多動物都很顧家,像大象、烏鴉,他們那種大家庭是互相照顧的。所以很多動物學者甚至說,人若是能像動物就不錯了!這真不知是讚嘆還是侮辱,真是可悲啊! 近二十年來,他們說人若是能像狗就不錯了!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但人類卻很會背叛、很不忠實。有人就很衷心地表示,人不如狗。聽到這樣的話,真是很慚 愧。尤其有些愛狗的人說,你說話狗還會靜靜地聽,而人呢,你說話他都不肯聽。所以人就是很自我中心,愈來愈像低等動物,連哺乳動物都不像了!如像爬蟲類、 兩棲動物,像一些自私的鳥,並不是所有的鳥都像烏鴉一樣會照顧家庭。同一類動物中還是有差別的,動物也有動物的六道輪迴,動物也有他們的天界、餓鬼道、地 獄道、畜牲道。

第六個隨念叫天隨念。天隨念有五個特質,第一個是戒,有自我約束的品德;第二個是學,即有聞思的品德;第三個有施的品德,這個施包含放下的意思,可以無條件對人家好;第四個有智慧的品德,第五個是信,信三寶,信內在的佛性。

天隨念的天不是普通的天,在經典上它包括所有的天。但同樣都是天,還是有不同之處。如他化自在天,並不見得每個天的品德都一樣。真的要具足這些品德,簡直 就是天菩薩。在實際的修行中,我們不妨把天隨念直接看成是菩薩隨念,直接稱之為天菩薩隨念,會比較接近它實際的內容。

天菩薩隨念,就好像佛隨念一樣,觀想我們和佛陀同在,也觀想和天菩薩同在。我們覺得和天菩薩住在同一個屋頂下,和天菩薩做鄰居,和天菩薩做朋友,和天菩薩 神交。好像讀到天菩薩的故事,讀到一切聖弟子的故事,包括基督教的聖人、回教的聖人,甚至包括耶穌本人,都可以看成一種天菩薩隨念。人的心是很微妙的,讀 到一個故事,我們的心就會和故事中的主角有某種感應;讀到耶穌的故事,心會和耶穌有種感應,看到德蕾莎修女的錄影帶,心靈會和她有種感應。甚至把那錄影帶 多看幾遍,或把一本介紹天菩薩的書多看幾遍,心自然會和主人翁相應。

常常去想自己的心、身口意和天菩薩很接近,常常這樣想,我們的心就向著天菩薩、接近天菩薩。這叫做天菩薩隨念。所以在天後面加上菩薩兩個字,成為天菩薩隨念,反而比較貼切。

法都是無比的。我們講天菩薩隨念,不講這個隨念有什麼缺點,因為缺點並不屬於天菩薩隨念的範圍,我們強調的是天菩薩的功德。我們不探討天菩薩不夠完美,也 不討論耶穌不如佛陀,我關心的只是我的身口意有沒有接近耶穌,這就是一種天菩薩隨念。隨念在這邊變成一種反省,反省我的身口意有無趨向耶穌的心量?向著耶 穌的心境?這並不是說耶穌是我的偶像,我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形相在腦海裡。就像我們看過很多耶穌的相,但沒有一個我覺得很像耶穌。摩西十誡中有一條是不可造 神像,以我的了解是不可以雕塑一個固定不變的神像。但由於每個人雕的像都不會相同,所以嚴格來說,應該也沒違反這條誡。

雕塑像的目的是為了幫助人家起隨念的作用。我說我不曾看過很像耶穌的像或很像佛陀的像,並不表示他們雕得不好,只是說看那個像,僅可以幫助我們想像。當我 們在想像的時候,我們的心已經在捕捉、在像(向)他了!所以「像」有如此微妙的作用。心向著他、嚮往著他,想要像他,所以不把這裡的天菩薩看成不如佛陀、 不如阿羅漢,如果要這樣看,就會很危險,就會比較阿羅漢不如菩薩,或菩薩不如阿羅漢,這樣的比較很不好。學術上或許可以這樣分,但修行上這樣分並沒有什麼 意義。因為到底什麼是菩薩,並沒有固定的定義;阿羅漢比較有固定的意思,但菩薩並沒有什麼固定的意思。

就《阿含》來說,還沒有成佛、成阿羅漢就叫菩薩,但沒有成阿羅漢,叫菩薩,是不是表示菩薩就不如阿羅漢?這就沒辦法比,因為他們不屬於同一範疇。除非你說 三果菩薩,那才有辦法比。菩薩代表功德,代表人間一切波羅蜜的美德,代表一切成佛、成就聖弟子的資糧。不能說資糧就不如結果,菩薩代表資糧,所以不能拿資 糧和結果比,因為沒有資糧,就沒有結果。沒有必要去比較菩薩不如阿羅漢,或阿羅漢不如菩薩。阿羅漢就是佛陀,佛陀就是阿羅漢,而阿羅漢也不是某一個人,佛 陀也不是某一個人,除非你指名某位阿羅漢或某位佛陀。佛陀、阿羅漢在這邊只是代表某種成就,菩薩也是代表某種成就,不同的成就沒有什麼好比。就好像我們沒 辦法拿耶穌和舍利弗來比較一樣。他們都是無比的──沒辦法比,我們要成就的就是這沒辦法比的美德。

Pages: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