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比丘達達奇沃尊者, 我倡導好多朋友嘗試法身寺的打坐方式。他們問我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打坐方式;以及為什麼所有教派都聲稱他們的方式是最好的。我想知道如何向他們解釋這個問題。
比丘達達奇沃尊者的答:
善知識,首先你應該知道修習靜坐的原則,然後你會容易找到解釋的​​辦法。簡單地說,靜坐的原則是為了訓練我們的心保持安靜不動。應該知道訓練心就是使心安住在體內。因為未經訓練的心自然向外馳騁,有不斷思考的習慣。心只有這兩種活動方式。
例如你在這兒的期間,你的心會飄到合艾或芭提雅那麼遠。
心具有不斷思考的特性,尤其當你一個人的時候。心思越多,就越千頭萬緒。未受過訓練的心總是容易追逐外緣,胡思亂想。
為了使心回到身體的中心點,佛陀教導的我們練習打坐。這樣心不再馳騁外緣,亦不會處於煩惱或困惑狀態,而是變得更加堅強。
儘管有四十多種修習打坐的方法,主要的傳承不過幾種,其餘的則是補充。
之所以有主要和補充的打坐方法,是為了適應人的不同習氣。有些人熱情洋溢;而有些人博學多聞;另一些人則循規蹈矩。
我想泰國現存的主要打坐方法有三到五種;其餘的方法則是補充性的。
因而,如果有禪修中心已成立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教師是傳授靜坐技術的專家,能逐步引導修行者,那麼你可以選擇這樣的禪修中心練習打坐。是因為所有佛教的靜坐方法都是佛陀發現和傳授的。
他們不屬於任何個別靜坐教師或任何禪修學校。如果遇到有經驗的的教師教授打坐,你應下決心跟他學習。
經過一段時間的認真練習,你仍舊對結果不滿意,那麼,你就可以嘗試一種新的傳承。然而,改變的原因不是因為教師沒有資格,而是因為打坐的方法不適合你的根器。
首先,在選擇新的傳承前,你已盡心盡力修習原​​來的方法。
如果你這個法門修習一段時間,又換另外一種法門,那麼你靜坐的修習終究會一無所成。
結論

  1. 原則上,修習打坐的目的是集中精神,改變其向外馳騁的習性,使其回到身體的中心,保持正念。
  2. 實際上,無論那種技巧,如果步驟與原始的佛教經典相符,都會使修行者得到一定的結果。
  3. 建議:尋找接受指導的機會,請有資格的靜坐老師來認證你的經驗。

然後,老師會根據他的經驗能鑑別所用的靜坐方法是否適合你的根器。若不合適,他會建議一種更合適的方法。
屆時你要充滿信心重新開始。無論如何,取得成績的最重要的因素則是一絲不苟和持之以恆,不可以順便。應該不斷以佛陀開悟前那天所下的決心來鞭策自己。
佛陀開悟前那天下定了決心。經過六年的苦修,經過長期努力實修,參訪名師,佛陀對自己所積累的經驗充滿了信心。他知道最後能否開悟取決於決心。在禪座上入坐後,佛陀發下瞭如是大願:
“即使坐到血、肉、骨、皮、筋敗壞,也毫不動搖,不成正覺,誓不離座。”
“為此誠心發願:如不成正覺,毋寧死”
為了修一種新的靜坐方法而放棄現有的方法前,你也得付出最大的努力。
“誠心地修習”意味著到達什麼程度?佛陀誓以生命換取開悟。不過,我們可能達不到那個程度。
至少我們能做到每天醒後和睡前各分別靜坐一個小時。白天無論作何事情,盡量使心住於身體中心點。一旦發現心在馳騁外緣,就馬上讓它輕輕地回到體內。
要不斷地將禪坐結合到你的日常生活中去。保證每天都修習禪坐。不久你就會發現有明顯的進步。